-

他站在江怡墨背後,用手幫她拍打著,動靜不輕不重,拍的力量也剛好,一副很會照顧人的樣子。

向陽盛好碗正出來,恰好看到這一幕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沈謹塵也有照顧人的一天?他從小到大可是一堆傭人圍著轉,向來是被人照顧的,哪會照顧人?

可此時,他正在照顧江怡墨,還蠻溫馨的,他真的變了,曆史性的蛻變。

在沈謹塵的照顧下,江怡墨終於好了,冇有再咳嗽,但她也不敢大口大口的吃東西。

“謝謝啊!”江怡墨對沈謹塵說。

他冇說話,隻是坐了下來,繼續吃東西。向陽走過來坐在他倆對麵兒,一邊吃飯一邊瞎聊,還老問江怡墨一些奇怪的問題。

江怡墨也挺能聊的,她和向陽瞬間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。隻有沈謹塵在認真的吃飯。

飯後!

江怡墨和沈謹塵一起離開向陽家,那些剩碗全部留給了向陽,他吃得最少,結果還要刷盤子,想想就覺得好虧。

沈謹塵和江怡墨一起往小區外麵走。

“你去哪裡?”沈謹塵問她。

去哪裡?

肯定不能讓他送她去TM集團。

“我家就在這個小區裡,自己回去就行,今天謝謝你了!”江怡墨說。

“嗯。”沈謹塵點對。

他本來也冇打算送她,隻是問問。

“對了,你今天為什麼會出現在化妝品展示會上?”江怡墨好奇。

沈氏集團不做化妝品,江怡墨是知道的,那沈謹塵的出現是不是就怪了些?

“商業機密。”他說。

撲哧!

還商業機密?至於嗎?

“對了,朵朵的病怎麼樣?好些了嗎?”江怡墨又問。

“燒已經退了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。

聽他說話口氣就覺得不對,隻怕是朵朵的病好了,但心病並冇有好,她還是在想著江雨菲,家裡發生這麼大的事情,最受傷的就是孩子。

江怡墨默默的心疼著朵朵,她現在好像什麼也做不了,即便她日日陪著朵朵,怕是朵朵真正需要的也不是她。

“要不你讓朵朵和江雨菲通個電話,或是開個視頻,哪怕幾分鐘也好,隻要能讓朵朵高興起來比什麼都重要。”江怡墨說。

她一提到江雨菲,沈謹塵就拉黑臉,他轉身就要走,江怡墨卻一把抓住他的臂膀。

“我知道你不想提江雨菲,她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,就算她是被司葉南強迫的,但你心裡彆扭,你有太多的懷疑。但朵朵是無辜的,她隻是一個孩子,你偶爾滿足一下孩子的需求並冇有什麼,也不會影響你最終的決定。”江怡墨還是要講。

她覺得,沈謹塵並非一個冥頑不靈的人,他是固執,那是因為他有主見。他愛朵朵和軒軒,一心為了他們好,江怡墨通通都看得出來。

“沈謹塵,拜托你滿足一下朵朵的小心願,就當我求你了。”江怡墨的眼神很溫柔,就像她的名字一樣。

沈謹塵低頭,正好和溫柔如水的她對視上,他不得不再起疑,江怡墨對朵朵和軒軒的關心都快超出他這個生父了,不奇怪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