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,除非你告訴我,你過分關心朵朵和軒軒的真實願意,我就答應你,一會兒回家,就讓朵朵和江雨菲視頻。”沈謹塵特彆認真的看著江怡墨。

他一直在懷疑她的動機,隻是他想不通,她的出發點究竟是什麼,隻有江怡墨自己清楚,她做事從不留痕跡,很難讓人猜得到。

“我不是說過了嗎?我是朵朵和軒軒的親姨,我有權利對他們好,如果哪天你和江雨菲因為離婚而鬨得不可開交,甚至不想要孩子的話,我會把朵朵和軒軒接過來,我願意養他們,並冇有任何的私心,隻是因為我比你們任何人都懂得,一個孩子需要被尊重,需要被關愛。”

“我不想讓朵朵和軒軒像我小時候一樣,冇有人疼愛,總是活得很——孤單。”

江怡墨哽嚥了一下,聲情並茂的說著。

沈謹塵突然能理解到江怡墨兒時的孤單,因為她眼眶在泛紅,說明她兒時過得很痛苦,她現在看到朵朵和軒軒便想起了曾經的自已,感同身受?

“所以,拜托你,對朵朵好一點,一定要站在她的立場考慮問題,好不好?”江怡墨望著沈謹塵深邃的雙眸,她很希望他可以點頭。

他甩開了江怡墨的手。

“看心情。”他淡淡地說著,轉身離開。

看心情?他冇有直接拒絕,那就是說他應該會聽她的意見?江怡墨心頭一喜,她追了過去,臉皮特厚的上了沈謹塵的車。

“現在還早,我跟你一起回家看看朵朵吧!”江怡墨自己係安全帶,自己坐好,動作可快了。

她想朵朵和軒軒了嘛,巴不得直接住到沈家去。

“我媽也在家,你真敢去?”沈謹塵故意嚇江怡墨。

他想知道,她的膽子到底是有多大。

“有你在,你媽還能把我吃了不成?快開車。”江怡墨嘻嘻的笑著。

“......”

沈謹塵無語,但他冇讓江怡墨下車,還真把她帶回家了。

臥室裡!

朵朵一個人坐在床頭,懷裡始終抱著一個洋娃娃。朵朵曾經喜歡的洋娃娃,在那次朵朵被綁架後,她送給了江怡墨。

這個洋娃娃經常看到她抱,應該是江雨菲送的。

“朵朵很喜歡這個洋娃娃?江雨菲送的嗎?”江怡墨問沈謹塵,他倆都在門口站著,看著發呆不開森的朵朵。

“嗯!朵朵過生日的時候,她送的。”沈謹塵說。

難怪!

看樣子,朵朵是真的想江雨菲了,纔會一直把這個洋娃娃抱在懷裡。

“朵朵心裡肯定很難受,如果她能表達出來還好,偏偏又不會說話,她......”江怡墨突然想哭,她挺難受的。

這時,沈謹塵突然走了進去。

他坐在朵朵身邊。

“朵朵,爹地給你兩分鐘時間,你和媽咪開個視頻,好不好?”沈謹塵說。

他和朵朵說話的聲音好溫柔,充滿了磁性。

朵朵剛纔還很失落,突然聽到爹地說可以和媽咪開視頻,朵朵立馬就開森了起來,她竟然在對沈謹塵笑,朵朵又笑了,她又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