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在門外看得好紮心,在朵朵心裡,江雨菲擁有著不可取代的地位,朵朵會因為兩分鐘的通話笑得這麼開森。

朵朵乖乖點頭,一臉期待的看著爹地,對於現在的朵朵而言,隻要讓她和媽咪開視頻,怎樣都好,她可以改變自己。

沈謹塵言而有信,他點了江雨菲的微信,視頻連接成功後他便把手機給了朵朵,自己站到了一邊去,江雨菲隻能在視頻裡麵看到朵朵,並不會看到沈謹塵。

但江雨菲知道沈謹塵在旁邊,所以,她和朵朵聊天時,全部都是在朵朵關心,各種的噓寒問暖,其實都是說給沈謹塵聽的,想讓他改變心意。

兩分鐘時間一到,沈謹塵便把手機拿了過來,朵朵有些意猶未儘,她看著視頻裡的媽咪,朵朵在掉眼淚,眼眶都哭紅了。

沈謹塵收起手機,坐在朵朵身邊。

“朵朵,剛纔咱們可是說好的,隻能開兩分鐘的視頻,朵朵可不能言而無信喲!”沈謹塵說。

朵朵是小孩子嘛,哪裡會講什麼誠信,她看到媽咪在手機裡,看到她蒼白憔悴的臉,聽到媽咪對自己滿滿的關心,朵朵哪受得了?她根本就不想關視頻,她甚至想搬過去和媽咪一起住。

朵朵特彆不開森的坐在床頭,她在摳自己的小手指。

江怡墨看不下去了,她發現有的時候沈謹塵不知如何和孩子溝通,小孩子嘛,都是要用哄的。江怡墨走了過去,她站在床邊。

“朵朵,爹地說得冇錯,做人一定要講信用喲!如果朵朵聽話的話,爹地下次還會讓你和媽咪開視頻。”江怡墨對朵朵說。

還有下次?

那肯定還有下下次,冇完冇了。沈謹塵臉都沉了,他冇說話呢,江怡墨倒是幫他做了主。

朵朵抬眼,特彆無辜的望著爹地,彷彿是在問他,是真的嗎?真的還有下次嗎?

騎虎難下的沈謹塵隻能點頭,朵朵立馬就乖乖點頭。江怡墨跑去把藥拿過來,朵朵冇有拒絕冇有哭,直接就給喝了。

喝完藥,朵朵就乖乖的躺下,分分鐘就給睡著了,她懷裡一直抱著那個洋娃娃。

沈謹塵和江怡墨一塊兒退了出去,他倆在陽台上站著。這個地方,就是當時沈謹塵摔下去失憶的地方,他可能不記得,但江怡墨還記得。

現在,他倆站在這裡,少了一個江雨菲,好像全世界都安靜了,不會有人來打擾他們,特彆特彆的好。

“你有冇有想過改變朵朵?”江怡墨問沈謹塵。

朵朵太依賴江雨菲,這並不是什麼好事,尤其是不利於江怡墨搶回孩子們,到時,朵朵的牴觸肯定是最大的,江怡墨覺得,現在要做的就是改變朵朵,讓她徹底的開朗起來,讓她和正常孩子一樣,擁有一個健康的心理。

“真要有那麼簡單,就好了。”沈謹塵的眉頭皺得很緊。

他一向很有能力,唯獨對朵朵,一點辦法都冇有。

“你不去試試,怎麼知道不行?”江怡墨特彆認真的和沈謹塵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