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朵朵的問題必須要解決,江怡墨接下來的重點就是改變朵朵,讓她變得像正常孩子一樣,會說話,會笑,會表達。

“看來,你已經有辦法了?”沈謹塵單手撐在陽台上,側身看著江怡墨,姿勢擺得還挺酷的。

“我覺得,應該把朵朵送學校去。不能因為她不會說話就一直留在家裡養著,小孩子是很需要朋友的,朵朵跟我們大家可能冇辦法溝通,但她肯定可以和小朋友溝通,他們是同一個世界的。”江怡墨說。

送同學?

沈謹塵拒絕。

“不行,朵朵不會說話又內向,萬一被同學欺負怎麼辦?”沈謹塵不想看到自己寶貝女兒被欺負,他寧願自己養一輩子。

“誰還冇被欺負過?你小時候冇被人欺負過嗎?咱們都是這樣長大的。”江怡墨覺得,沈謹塵把朵朵保護得太好了:“你還記不記得上次江雨菲媽媽過生日時,軒軒和朵朵一起送的那幅畫?畫上麵有一條很長的瑕疵,一看就是朵朵畫上去的,當時軒軒肯定是在創作,朵朵在一邊幫忙,她覺得好玩就自己動了手,結果她不會幫了倒忙。”

沈謹塵點頭,他記得。

“這就說明,朵朵並不是完全的不喜歡與人溝通,至少她和軒軒是有共同話題的,她也是會主動的,你試試放手,讓朵朵自己學會成長,送她去學校,肯定會對朵朵有幫忙。”江怡墨特彆認真地建議。

沈謹塵也在思考江怡墨的話,或許這是個辦法,不試試,誰也不知道行不行,他點頭的瞬間,江怡墨直接跳了起來。

“這樣,學校我來挑,我幫朵朵找一個特彆專業,特彆厲害的幼托中心,保證讓朵朵接受到最專業,最好的教育,錢我出。”江怡墨非常豪氣地說道。

沈謹塵卻是特彆奇怪地看著她。

“你真的隻是因為感同身受而對朵朵和軒軒好?”沈謹塵再次懷疑江怡墨。

“我......”江怡墨突然不蹦了,也不笑了,她好像是誇張了些。

“我什麼?”沈謹塵身子一側,江怡墨身子一挪,她後背抵在了陽台上,他把她包圍了起來,好近的距離:“我什麼?”聲音溫柔有磁性,乍就這麼好聽訥!

“我——我突然想起,我還有事兒。”江怡墨一把推開沈謹塵,直接往樓梯的地方跑:“朵朵的學校交給我,我來搞定,等我電話哈!”

江怡墨開心的跑下樓梯,興奮得像個孩子一樣。明明平時她不是這個形象的,她霸道女總裁的人設呢?瞬間在這個時候崩塌了。

沈謹塵雙手撐在陽台上,看著跑掉的江怡墨,他嘴角微揚笑了笑,轉身便看到軒軒在背後站著。沈謹塵嚇得心頭一震,軒軒也是覺得奇怪,他竟然看到爹地笑了。

平時爹地特彆嚴肅的,就像朵朵一樣,很難會笑。軒軒覺得,爹地和小墨姨在一起時,特彆的不一樣。

“怎麼還不去睡覺?”沈謹塵分分鐘變得嚴肅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