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總喜歡在軒軒麵前豎起高大的父親形象,想讓軒軒以他為榜樣,將來,整個沈氏集團都是要交到軒軒手裡的,他絕對不能慫。

“爹地,我......”軒軒低下了腦袋。

他本來是有事的,剛纔見爹地心情不錯正想說,結果爹地突然又嚴肅了,搞得軒軒很慌,怕自己講了爹地會拒絕,軒軒會很不開森。

“有事就說,你是男子漢,吞吞吐吐的像什麼樣?”沈謹塵好嚴肅。

軒軒話都到嘴邊了,還是冇有勇氣講出來。

“冇事,爹地晚安。”軒軒搖腦袋。

在軒軒轉身的時候,沈謹塵注意到軒軒的神色,他彎著腰,一點氣兒都冇有,很不開心的樣子,最近好像是忽略了軒軒的感覺。

“軒軒。”沈謹塵叫住了他:“我們是父子,一家人,如果有事,就一定要講,嗯?”

軒軒緩緩抬頭,看著爹地,他的聲音很小很小。

“爹地,過幾天,我們學校會有一個拓展活動,需要去遠一點的地方,班上好多同學都報名了,大家都想去體驗生活,我......”

軒軒也想去。

長這麼大,軒軒從來冇有離開過F國的主城區,他的生活圈子永遠都是這麼點大,雖然生在豪門,可軒軒的認知太少了,他特彆想和同學們一起出去玩。

軒軒很怕爹地,他不敢直接求。

“你想去?”沈謹塵問。

軒軒嚇得連點頭都不敢了,他隻是看著爹地的眼睛,為什麼爹地對自己永遠都是嚴肅的?如果能有對朵朵一半好,軒軒絕對不會怕成這樣。

“好,爹地陪你一起去。”沈謹塵的手落在軒軒的頭上,他本來是不想參加的,很無聊。但為了軒軒,沈方城冇拒絕,或許,他是應該在軒軒身上花同樣的時間。

“謝謝爹地,那咱們就說好嘍!”軒軒開心的笑了起來。

他終於不用害怕爹地會反對了,軒軒心裡特彆的樂。

“去休息吧!明天還要上學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爹地,晚安。”軒軒開森的跑回房間裡,在床上打滾,樂得不行,他終於可以去看外麵的世界了,想想就好開森。

**

江怡墨家裡!

推開門,李修便早早的幫她準備好了一切,拖鞋擺得好好的,伸手便幫江怡墨接住了外套,包包,所有的視線全部圍著江怡墨轉。

“小墨,你心情不錯,有喜事兒嗎?”李修瞧出來了,因為江怡墨在哼歌,聽她的歌聲就知道特彆的歡快。

“也冇什麼特彆的事兒,對了,你這兩天在會所裡還習慣嗎?”江怡墨撇了李修一眼。

她從來冇把李修放在眼中,隻是這一眼,她卻撇到了不該撇的東西,李修的白色襯衣的衣領上,竟然有女人的唇印。

看來,他在會所裡很開森嘛!怕不是整個會所都快成為他的後宮了。

“挺好的,大家都很配合我的工作,最近會所的生意也是好得不行,小墨,我感覺你會發大財。”李修一提到錢,兩隻眼睛裡全是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