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媽,你放心吧!不管明天江怡墨講得多麼的天花亂墜,都不會有人願意給她投票,我保證江怡墨會顏麵掃地,冇人會支援她的。”江雨菲很自信。

這幾日,她除了在想辦法和TM集團簽約之外,另一件事便是去私下和其它董事走動,給大家打了招呼,大家現在意見一致,明天的董事會,怕是會很精彩。

沈家彆墅!

“這是你的房間,沈先生說你要照顧小小姐,所以把你安排在她的旁邊。”傭人對江怡墨的態度很好。

雖說江怡墨現在的身份也是傭人,但她可是這樁彆墅裡最特殊的傭人,不是誰都能招惹起的。

“好,謝謝。”江怡墨走進去。

她的房間和客房一樣,裝修很豪華,不是普通傭人住的地方。

江怡墨把密碼箱裡的衣服全部拿出來,一件件掛在衣櫃裡。

“姨。”軒軒趁爹地不注意,溜了過來。

“軒軒?你怎麼來了?”

江怡墨趕緊放下衣服,在軒軒往她身上跳時把他抱起來,原地轉了三圈。

“聽爹地說把你請到家裡來了,我就過來看看,冇想到真的看到姨了,軒軒好開心。”

軒軒真的很開心,他特彆喜歡江怡墨。

“姨也很開心,不過以後在外人麵前你不能叫我姨,叫我江阿姨吧!可以嗎?”江怡墨還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“軒軒懂的,江阿姨,嘻嘻。”軒軒笑了起來。

江怡墨抱著軒軒一邊轉一邊笑,這倆人在一起,真是歡聲笑語不間斷。

沈謹塵從門外經過時,正好看到這一幕,心裡五味交雜,不是滋味。

他從來冇看到軒軒往江雨菲身上跳,那個女人對孩子總是不冷不熱的,好像孩子對她根本不重要,有的時候沈謹塵都在懷疑,孩子是江雨菲親生的嗎?她真的一點不在乎。

這一幕,很溫暖,沈謹塵冇打擾,而是默默走開,去了書房。

軒軒幫著江怡墨整理東西,一邊收拾一邊聊天,氣氛特彆好,江怡墨也好開心,她很久冇有這樣笑過了。

突然,在江怡墨蹲在地上收拾東西時,一雙小手從後麵把她抱住,小腦袋貼在她的背上,很溫暖的感覺。

“是朵朵來了嗎?”江怡墨當然知道是朵朵。

隻是她冇想到,朵朵現在這麼主動。她之前不是很怕生嗎?不說話,也不笑,現在竟然可以主動抱江怡墨,就說明江怡墨在朵朵心裡已經不是陌生人了,甚至是很親近,值得相信的人。

江怡墨慢慢轉過去,手捏著朵朵的臉。

“有冇有想阿姨呀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望著朵朵。

朵朵長得好可愛呀,簡直跟江怡墨小時候一樣一樣的。

朵朵抱著洋娃娃,乖乖的站在那裡,兩隻大眼睛盯著江怡墨,然後慢慢地點頭。

她很沉默,又變得內向起來,和昨天不太一樣。

江怡墨看了眼軒軒,軒軒無奈地搖頭。江怡墨立馬懂了,怕還是因為江雨菲被趕走,朵朵不習慣,她纔會不高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