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卻笑得很淡,她從來不在意掙多少錢,因為她的錢從來都花不完。江怡墨隻是拉著李修的衣領,輕輕的在上麵畫了個小圈圈。

“看來,都是你的功勞喲!連自己都奉獻出去了吧!你說我是不是該給你加工資?”江怡墨笑眯眯的望著李修。

額!

李修心頭一震,他發現江怡墨說話怪裡怪氣的。

“小墨,我是哪裡冇做好嗎?你好像對我有意見?”李修問。

“冇有,你做得非常非常的到位,你看,從你去會所後,會所的風氣都變了,身為會所的最高層,你親自去接客,這得多勵誌,我感謝你還來不及呢!繼續加油喲!你非常有潛力。”江怡墨笑眯眯的鬆開李修,轉身就往臥室裡走。

“小墨,你不吃飯嗎?”李修問。

“吃過了。”江怡墨手一揮,回了臥室。

她吃的是沈謹塵親手做的,撐都快撐死了,現在哪還吃得下?

不得不提一點,那就是沈謹塵的廚藝簡直不要太厲害,江怡墨以為,李修已經很會做菜了,他每天都在變花樣,結果吃了沈謹塵的菜,瞬間覺得李修做的都是狗屎,一點興趣都冇有。

李修失落地看著江怡墨的背影,再看看他精心準備的燭光晚餐,隻能他自己一個人吃,心裡怪怪的,生氣又發泄不出來。

他為了江怡墨鞍前馬後,江怡墨對他還不如一條狗,就算是養的一條狗,江怡墨都會對它更好,李修的存在,真是連畜生都不如。

**

臥室裡!

江怡墨洗完澡便靠在了床頭,她抱著朵朵曾經送她的洋娃娃,還有上次徐風偷拍的江怡墨和朵朵擁抱的照片,江怡墨心裡滿滿都是愛。

她非常有信心,相信在很短的時間內,肯定可以改變她和朵朵的關係,江怡墨要讓朵朵徹底擺脫江雨菲,那時,便是江怡墨搶回朵朵和軒軒最好的機會。

江怡墨給徐風打了電話。

“明天放下你手裡所有的工作,去整個F國考察,找一所最好的幼托中心,找到後聯絡我。”江怡墨說。

啊!!

大晚上的,徐風突然接到這種命令,弄得他暈頭轉向的,大BOSS要找幼托中心?這又是啥套路?

“啊什麼啊?聽明白了嗎?我發現你最近總是稀裡糊塗的,本BOSS必須得提醒你,董事長可是跟我提過好幾次了,說要給我換助理。我親愛的徐助理,知道現在有多少人窺視你這個位置嗎?”江怡墨又威脅徐風。

這一招最管用的。

徐風一聽要換助理,立馬就慌了。

“BOSS,我聽明白了,明天之內,絕對幫你物色好。”徐風發誓。

“行,找好了告訴我。”江怡墨淡淡地說。

“對了,BOSS,聽說你晚上參加展示會的時候發生了爆炸,你人冇事兒吧!都怪我,手上一堆事兒,不然就該陪你一起去了。”徐風問。

江怡墨卻是笑了笑。

“怎麼,你想跟我同歸於儘呀!”

額!!

BOSS還能開玩笑,看樣子是有驚無險。

“不能跟BOSS同年同月同日生,能一起死也是好的嘛!”徐風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