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林助理站那麼遠乾嘛,大家都是女人,我還能把你吃了不成?”江怡墨微微一笑。

林伊卻是瞬間聽懂了江怡墨的意思,讓她彎腰撿打火機?這不是侮辱人是啥?林伊很生氣,但在江怡墨這微笑的逼迫下,她隻能卑躬屈膝的蹲下,幫江怡墨把打火機撿起來。

她走過去,站在江怡墨麵前,把打火機遞給江怡墨,但江怡墨並冇有伸手接,林伊又懂了,江怡墨想讓她給她點菸?

靠!

江怡墨拿她當什麼了?她是總裁助理,不是小助理,更不是打雜的,點燈這種事情也要讓她來?

林伊直接把打火機拍在了江怡墨的桌子上。

“如果江副總冇彆的事情,我就先出去了。”林伊氣鼓鼓地說道。

江怡墨卻是笑了笑,她自己隨意的拿起打火機點燃了香菸。辦公室裡,一股煙味兒,十分嗆人,江怡墨對著林伊吹了口氣,嗆人的煙霧立馬把林伊包圍了起來,嗆得她眼淚都快出來了。

江怡墨卻還笑得出來,甚至露出一副放蕩不羈的樣子。

“林助理彆急著走嘛!要不咱們來探討一下昨天晚上的爆炸唄!你說好端端的,怎麼會爆炸的?總該有個原由吧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林伊。

昨天晚上的爆炸,江怡墨並不認為隻是一場意外。

“江——江副總,你在說什麼?我怎麼知道爆炸的原因?主辦方不是已經在調查了嗎?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,而且你人也冇事兒,這種小事你應該不會放在心上吧!”林伊說道。

小事兒?

江怡墨可不認為是小事兒。

“林助理覺得是小事兒呀?如果當時站在台上的人是你,怕是早就嚇哭了吧!還是在林助理看來,就是小事兒,因為你比任何人都清楚——為什麼會爆炸,對吧!”江怡墨問。

發生爆炸後,江怡墨首先懷疑的就是林伊,她並不像表麵上這麼簡單,江怡墨的直覺一向很準的。

“江副總,人在做天在看,如果你一定要往我頭上叩帽子的話,也請你拿出證據來,如果你不能證明,那不好意思,請你收回剛纔的話並且向我道歉。”林伊理直氣壯的。

伶牙俐齒,挺厲害的。

“林助理這是哪裡話,我就隨便說說,一句玩笑話而已,你竟然會當真。”江怡墨笑眯眯的說著:“行啦,出去工作吧!”

“希望江副總以後不要隨便開玩笑,並不好笑。”林伊走了出去。

江怡墨翹著二朗腿坐在椅子上,看著林伊的背影,事情絕對不可能這麼簡單。

這時!

江怡墨桌子上的電話響了起來,是主辦方打過來的,因為江怡墨是最直接的受害者,主辦方必須給出一個解釋,而他們的解釋就是昨晚舞台底下的電線露電導致的爆炸,簡單來說,這隻是一場意外。

主辦方給江怡墨道歉,希望她彆再追究。昨天晚上相關的工作人員已經受到處罰,希望江怡墨可以大事化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