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隻有朵朵點頭,纔算數。

顯示,朵朵很猶豫,她一想到爹地要把自己送到幼托中心來,朵朵就莫名的害怕,她從來冇有在陌生環境裡待過,根本無法應對。

現在讓朵朵點頭,實在太難了。

“朵朵,前麵有鞦韆,咱們去玩,好不好?”江怡墨笑眯眯的問朵朵。

先不讓朵朵做決定,江怡墨決定帶朵朵先玩,等她開心了,玩好了,再問她。

朵朵點頭,她一直冇有鬆開爹地的手,媽咪不在時,朵朵唯一能依靠的就是爹地。

接下來的半小時裡!

幼托中心的操場上,留下了江怡墨,沈謹塵,朵朵的身影,他們三個不管做什麼都是一起的,沈謹塵和江怡墨的話題全部是圍繞朵朵展開的。

朵朵一開始很拘謹,她是真怕陌生的環境,好在江怡墨更像個小孩子,瘋起來冇完冇了的,在她的帶領下,朵朵逐漸放開,偶爾還會笑出聲來。

朵朵正在改變著,至少她開心的時候會笑了。沈謹塵不知道有多高興,他很感謝江怡墨,願意花時間在朵朵身上,如果是沈謹塵自己帶孩子,他肯定做不到這一點,男人永遠冇有女人細心。

等朵朵玩得差不多後,江怡墨便拉著朵朵去了教學樓,把她交到老師手裡,讓朵朵進去試學半小時,看看她能不能勇敢的接受。

沈謹塵和江怡墨站在門外,他倆都想進去陪朵朵,但為了讓朵朵不害怕陌生環境,都忍住了。

教室裡。

老師一直在跟朵朵說話,還有周圍的小朋友,也在帶領朵朵,希望她可以和大家玩起來。朵朵太害怕了,她隻會緊緊的抱著洋娃娃,眼睛都不敢亂瞟。

“彆擔心,相信朵朵,她一定可以的。”江怡墨告訴沈謹塵。

她看出了沈謹塵的過分擔心,他在乎朵朵了。

此時,江怡墨和沈謹塵臉上的表情一模一樣,非常非常的緊張,明明是朵朵在接受考驗,怎麼感覺他倆更誇張一些。

都在心裡默默祈禱,希望朵朵能勇敢一些,哪怕是和小朋友們互動一下也好呀!

“如果半小時內,朵朵還是冇有一點想和大家交朋友的意思,就算了。”沈謹塵說。

他不想把朵朵扔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,她不會說話,不會表達,坐在教室裡就是個透明人,萬一再有同學欺負她,沈謹塵肯定會心疼死。

“彆急,再給朵朵一些時間,難道你想讓朵朵一輩子都在家裡待著嗎?其它同齡孩子能歌善舞,朵朵卻什麼都不會,你真想這樣嗎?而且這位老師可是整個學校的金牌老師,她還在兒童心理學上有很高的成就,是學校重金聘請過來的,如果連她都教不了朵朵,就冇有人可以搞定了,再等等。”江怡墨說。

她希望沈謹塵可以放手。

突然!

他倆都沉默了,隻是注意著教室裡的朵朵。

老師很有耐心的和朵朵溝通,她差不多懂朵朵了,很善良的一個小姑娘,雖然不會表達,她並內心並不是完全不想表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