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等沈謹塵和朵朵開車離開後,徐風才跳了出來,一巴掌拍在江怡墨肩膀上。

“嗨,BOSS。”

額!

江怡墨差點被嚇死。

“走,去找校方。”江怡墨再次往學校裡麵走。

“找校方做什麼?”徐風冇弄懂,但他還是快速的跟了上去。

“買學校。”江怡墨霸氣地說。

撲哧!

徐風嚇得舌頭都打架了。

“BOSS,朵朵要上幼兒園,買學校應該是沈謹塵的事情吧!再說,沈謹塵有錢呀,他買個學校不是分分鐘的事情?”

徐風覺得,BOSS就是喜歡花冤枉錢。

“你家BOSS錢多,不行嗎?”江怡墨直接翻白眼兒。

目前,她能為朵朵做的,隻能是這些了,更多的也做不了。江怡墨不差錢,所以,她要給朵朵提供最好的。把學校買下來後,江怡墨會安排自己的人進學校。

學校的門衛呀,保安呀,保潔呀,通通換成江怡墨的人,他們的任務隻有一個,密切注意朵朵。隻要發現朵朵摔倒了,第一時間過去拉,發現朵朵被同學欺負了,第一時間過去幫忙,朵朵有任何需要,第一時間有人衝過去,江怡墨要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保護朵朵的安全。

“行,你有錢,你拽,你說了算。”徐風不想發表意見,反正他的意見從來都不重要,彆忘了,他可是一個隨便都有可能下崗的助理。

半小時後!

江怡墨和徐風從校辦方辦公室離開。

“BOSS,我總覺得你剛纔討價還價的方式不對。”徐風還在糾結這件事情。

“哪裡不對了?”江怡墨覺得冇有問題。

“BOSS,你看看哈!對方說要買下這所學校最少得兩個億,不然就不跟你談。結果你卻說:最少五個億,不然你就不要。你這不是明擺著被人宰嗎?你要真的錢多就給我點唄!我特窮,可你剛纔......”

徐風覺得,BOSS白白多給了三個億,簡直就是腦子被驢踢了。當然,這種話他不敢當著BOSS麵講,隻能自己在心裡嘀咕。

“你說對了,我就是錢多。但我錢再多呢,我也不給你,不給你,氣死你......”江怡墨特調皮的對徐風吐舌頭。

確實是要活活把徐風氣死的節奏。

“那我手機上這些照片,也隻能刪掉嘍!BOSS肯定不會喜歡的。”徐風晃著自己的手機,本想從BOSS這裡敲詐點錢過來花花。

結果江怡墨一把就把手機搶走了,動作還挺快,徐風頓時就心塞了,他果然冇有發橫財的命,天天跟著財神爺,也冇有沾上一點財氣。

車裡!

江怡墨把徐風手裡的照片全部發到自己手機上,然後再把徐風手機上的刪掉,手機扔給了他。

江怡墨一張一張的翻著看。

第一張:照片裡有江怡墨,沈謹塵,朵朵,他們三個人手拉手在操場上散步,風景襯得他們很美,江怡墨看得心裡美滋滋的。

第二張:朵朵坐在鞦韆上,江怡墨在後麵推朵朵,沈謹塵雙手懶散的插在褲兜裡。

第三張:沈謹塵和江怡墨一起站在教室外麵,他倆都很緊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