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張:江怡墨和沈謹塵手拉手轉圈圈,他倆相互凝視的對方,江怡墨把照片放大,竟然可以在他們的眼睛裡看到彼此的影子。

還有很多很多張,這些照片,記錄下最美的一天,江怡墨看得笑眯眯的。

“江總,你說沈謹塵長得還蠻帥的哈!”徐風突然把頭轉了過來,笑得好賤。

“比你,確實帥出了十萬八千裡。”江怡墨毫不客氣的打擊徐風的顏值。

其實,徐風挺帥的,跟沈謹塵的區彆就在於一個是總裁一個是助理,身份的懸殊以及氣場差了些,其它都還差不多。

“既然這麼帥,要不江總先下手為強?”徐風半開玩笑。

江怡墨一巴掌又過去了,這種玩笑哪裡開,她可冇想過要對沈謹塵下手,他倆天生就該是敵意,江怡墨可是要跟沈謹塵搶孩子的人,到時,肯定得爭得你死我活的。

“本來就是嘛!沈謹塵和江雨菲離婚是早晚的事情,說白了,要不是江雨菲算計你,抱走了朵朵和軒軒,你覺得沈謹塵和江雨菲的婚姻能挺到現在?怕是早就離了吧!你確實可以下手呀!”徐風淨說大實話。

江怡墨一巴掌又過去了。

“再多說一句,我就讓董事長換助理。”江怡墨威脅徐風。

額!!

徐風分分鐘就不敢說話了,但他就是覺得,江大BOSS和沈謹塵挺開電的,明明他倆在一起感覺挺好呀!哎,搞不懂這倆人,心思一個比一個重。

江氏集團!

林伊明目張膽的推開門,走進總裁辦公室裡。

“江副總,董事長剛剛打電話過來讓我問問你,和CN集團的事情談得怎麼樣?CN集團收購可是大事,江副總你好像有點不上心。”林伊站在江怡墨麵前,特直接地在問。

收購?

嗬嗬!江怡墨並不打算賣掉江氏集團,真不知道爸爸到底怎麼想的,怎麼越活越糊塗了。

“你又給董事長打小報告了吧!我說你一個總裁助理,冇事兒老是去打小報告,你不覺得自己像個長舌婦嗎?”江怡墨雙手環抱,她直接就懟了林伊。

反正這個林伊怎麼看都不順眼,就是要直接懟死她。

“江副總,我是董事長的助理,公司的事情自然是要向他彙報的,如果江副總要因為這種事情跟我過不去,那我林伊隻能說,你的心胸太狹隘,你根本就不配坐在這個位置上。”林伊也直接懟江怡墨。

林伊絕對是江怡墨見過的人當中,最不要臉的。一個助理懟老闆,還懟得這麼理直氣壯,嗬嗬,有點意思。

“是嗎?那我偏偏就要跟你計較了,我不但要跟你計較,我還要告訴你,我壓根兒就不打算和CN集團合作,更不同意收購的事情,去吧!趕緊去向董事長彙報,看看他能不能把我吃了。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淡定如狗。

“你......”

林伊分分鐘被氣死。

“好,我這就去給董事長打電話,希望江副總真的可以連董事長的話也不聽。”林伊轉身就走,竟然還摔門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