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朵朵是不是餓了?阿姨給你煮吃的,好不好?”江怡墨說。

“姨,我也餓了,我也要吃。”軒軒舉手。

“那朵朵要吃嗎?如果想吃的話就要像哥哥一樣舉手喲!”江怡墨期待地看著朵朵。

朵朵看著哥哥,又看著江怡墨,她半晾才把手舉起來。

“那阿姨去煮麪條,一會兒叫你們好不好?”江怡墨去了廚房。

廚房很大,什麼都有,傭人在準備今天的晚飯,已經做得差不多了。

“麪條在哪裡?”江怡墨問。

“上麵第二格。”傭人指了指。

江怡墨自己煮了起來,麪條很簡單,站在廚房裡等水開,然後丟進去煮就可以。反正江怡墨一直是這樣弄的,誰讓她廚藝不行呢!

“你這個麪條是給小小姐煮的嗎?”傭人忍不住,問了句。

“是呀,有問題嗎?”江怡墨說。

反正她昨天晚上就是這樣煮的,朵朵不是一樣吃得連渣渣都冇剩嘛,說明朵朵喜歡呀!

“小小姐平時很挑剔,你這個怕是她不會吃,而且沈先生看見了,可能會罵你!照顧小小姐不能敷衍。”傭人好意提醒江怡墨。

江怡墨笑了笑,並未講什麼,捧著煮好的麵出去了。

“軒軒,朵朵,吃飯嘍!”

江怡墨像個高音喇叭,直接就喊了起來。其實她是懶,不想跑上去叫,喊一嗓子多方便?

隻是她這一喊,無數雙眼睛都在盯著,就好像她很奇怪一樣。

江怡墨自然注意到了,但她並不在意,因為旁人的想法從來與她無關,做好自己就可以,反正她現在挺開心的,不用待在公司裡處理工作,不用談生意,而是可以過回正常人的生活,給孩子們煮飯,陪伴,這樣的日子很美。

軒軒和朵朵走了過來,倆孩子坐在餐桌前。

“姨,就吃這個嗎?”軒軒其實不喜歡吃麪條。

他比較喜歡吃肉,嘿嘿!

上次在江怡墨家裡也見識過她的廚藝,軒軒不想形容,不想回憶,一言難儘。眼前這碗,看起來乾淨,但清湯寡水,細長的麪條裡麵隻飄著幾片綠色的菜葉,真的很難下嚥。

“麪條,青菜,健康又營養,而且晚上不能吃得太油膩。”江怡墨覺得冇問題。

“好吧!”軒軒拿起筷子,吃了起來。

他已經不想評價這碗麪怎麼樣了,隻想趕緊吃完,也得給姨一個麵子,不然讓爹地看到,怕是會生氣,軒軒吃得狼吞虎嚥,很給力。

“來,朵朵,姨餵你吃。”

江怡墨又像昨晚一樣,用勺子一口一口地喂朵朵,特彆細心,朵朵手裡還抱著江怡墨送她的洋娃娃,嘴巴張得大大的,吃得很好。

傭人們簡直驚訝呀!

本以為江怡墨是個青銅,冇想到是個王者,看她手藝不乍滴,偏偏小少爺,小小姐還就聽她的話。

尤其是小小姐,平時誰都不讓碰,傭人們做再好吃的東西她都不喜歡,每頓飯隻吃一點點,心情不好可能一口都不吃。她不吃東西,沈謹塵自然就發脾氣,大家都冇好日子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