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軒軒一聽江怡墨說她願意,立馬就在臥室裡蹦了起來。

“太好啦,太好啦,姨和爹地都會陪我一起去,真棒。”軒軒在床上跳得好高。

一邊跳,一邊喊。

這一喊,倒是把江怡墨給喊蒙了。

沈謹塵也要去?他也去?如果是這樣,那不就變成她和沈謹塵一起帶朵朵去了嗎?媽耶,為啥是這樣?現在拒絕還來得及嗎?

額!

江怡墨自然是不會拒絕的,她怎麼可能拒絕軒軒的要求?

沈家彆墅!軒軒臥室門外。

沈謹塵突然出現在那裡,他看到軒軒站在床上跳,手裡拿著手機,大晚上不睡覺在這兒折騰,瞬間就拉黑了臉。

沈謹塵輕咳了聲,軒軒立馬就僵硬下來,小手手默默的縮到了背後。

“爹——地。”

軒軒好怕怕,他冇跟爹地講姨也要去參加活動的事情,軒軒怕爹地會反對,但他又特彆想讓姨去,所以隻能瞞著。

等生米煮成熟飯,到時候——嘿嘿嘿!

“快睡覺。”沈謹塵冷言說。

“爹地,晚安。”軒軒直接縮進被子裡,一個人躲在被子裡樂。

沈謹塵關燈,關門,出去了,他根本不知道軒軒在樂什麼,莫名其妙的感覺。

次日!

江氏集團,大樓正門外,停了一輛蘭博基尼,一位身穿正裝的男子,手捧鮮花,特彆帥氣的站在車前。

車好,人帥,人車合一,簡直帥出了銀河係呀,感覺他整個人都在發光,回頭率百分之二百,搞得江氏集團的花癡員工們都跑過去搭訕,要電話,要微信,各種撩騷。

男人每次都是一句話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在等江怡墨。”

大家一聽是江副總的追求者,都退到了一邊兒,默默的等著江怡墨的出現。

滋!

江怡墨的車開了過來。

靠!神馬情況?大清早的不去上班,都堵在公司門口做什麼?江怡墨下車,直接衝進了人群裡,結果看到了秦子墨,穿得人模狗樣的在這裡招風引蝶。

額!!

大清早就在這兒,肯定冇好事。江怡墨拔腿就跑。

“小墨。”秦子墨追上前去,攔住江怡墨。

這倒是尷尬了,在自家公司門前,這麼多人盯著,江怡墨隻能麵帶微笑,笑臉相迎。

“小墨,早上好。”秦子墨伸手,把手裡的玫瑰花遞了出去。

玫瑰耶,這不是在向江怡墨表達愛意麼?圍觀的人都炸了,天哪,天哪,江副總的追求者也太優秀了吧!江副總上輩子肯定是拯救了銀河係,好羨慕呀!

“本來我挺好的,看到你,一點都不好,你趕緊走,彆在這兒丟人現眼的。”江怡墨對秦子墨直揮手。

她很煩主動出擊的男人,尤其是自己不喜歡的。

秦子墨明顯感覺到自己被嫌棄了,但他又不想走,隻能換另外一個方法。

“小墨,今天我是過來和你談收購的事情,要不咱們去你辦公室聊聊?公司機密,如果在這兒講的話,被其它人知道了也不好,你說是不是?”

“當然,如果你不介意的話,那我也可以在這兒講,反正江氏集團早晚是CN集團的,就像你——早晚是我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