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子墨總是笑眯眯的凝視江怡墨,她太美了,怎麼看都是美的。

額!

江怡墨要氣炸了,這個秦子墨,小時候怎麼冇發現他臉皮厚?

“你跟我來。”江怡墨一把拽住秦子墨,直接往大樓裡麵拖,再不把這傢夥拽走,指不定說出什麼奇怪的話來。

哇哦!哇哦!

員工們見江怡墨拖走了秦子墨,都在起鬨。

“你們說江副總他倆去辦公室裡,關上門後,會發生什麼呀!”

“我猜呀!他倆肯定......”

“咦,你們好邪惡!!!”

總裁辦公室裡!

“秦子墨,你有毒吧!談生意就談生意,送什麼花?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?”江怡墨直接就發彪了。

秦子墨見江怡墨生氣,發飆,氣得臉鼓鼓的,怎麼還挺可愛?好有喜感喲,他癡癡的望著她,她的影子深深的印在他的海裡,他在笑,怎麼都看不夠的樣子。

江怡墨罵著罵著就累了。

秦子墨特彆自然的在辦公室裡找花瓶,他把帶過來的花栽好,擺放在江怡墨的辦公室裡,弄得好像是他家一樣,自來熟。

江怡墨二朗腿一翹,在沙發上坐了下來。

“說正事吧!你打算用多少資金收購江氏集團。”江怡墨問。

秦子墨笑了笑,站在江怡墨麵前,雙手特自然的插在褲兜裡麵,帥帥的看著小墨,眼睛裡全是她的影子。

“我們對江氏集團做過評估,五個億。”秦子墨說。

五個億?

倒還真是良心價,江氏集團確實就值這個價了,畢竟隻是專作化妝品,現在化妝品行業競爭這麼大,品牌氾濫,江氏集團想一直走下去需要新鮮的血液。

爸爸江誌國年紀大了,他的想法不如年輕人,江氏集團能維持到現在,其實夠不容易的,秦子墨的報價也冇有問題,正常人都可以接受。

“當然,CN集團進入江氏過後,我們會進行裁員,大換血。但你的位置,我會終身為你保留,你永遠都是江氏集團的副總,甚至江氏集團依舊可以叫江氏集團,小墨,這是我唯一可以替你做的,希望你能認真考慮,不要拒絕我。”秦子墨說道。

秦子墨對江怡墨確實夠意思,因為他喜歡她嘛,想把江怡墨留下來。

江怡墨卻笑了。

“我確實應該好好考慮,要不這樣,你回去等我電話,考慮好了再找你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她心裡早有主意,又怎會聽秦子墨的話。

“不著急,咱們還有時間。”秦子墨看了眼腕間的手錶:“小墨,要不我請吃你午飯吧!很多年冇回F國了,突然想起咱們小時候特彆喜歡去吃小學附近的餛飩,不知道那家店還開著冇?”

小時候?回憶童年嗎?

是呀!那時,江怡墨屁屁後麵總是跟著一個秦子墨,在F國的主城裡,留下了他倆瘋狂的影子,但都是以前的事情了。

“我還很忙,你自己去吧!”江怡墨拒絕。

額!!

秦子墨突然覺得好心塞,他就那麼讓小墨討厭嗎?明明小時候不是這樣呀,他倆還拜過天地的,那時的他們多好?現在卻像陌生人,甚至像敵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