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保安把林伊拽了起來,拖著便往會議室外麵走。

“等等。”

江誌國突然出現,他是從醫院趕過來的,如果再不來,就真要出事了。

“把她放了,你們都去門外,把門關上。”江誌國說道。

保安和其它閒雜人等都退了出去,現在會議室裡隻有江誌國,江怡墨,林伊三人。關係很緊張。

江誌國走到江怡墨麵前。

“小墨,算了吧!”江誌國說。

他不願意動林伊。

江怡墨卻是一聲冷笑,特彆的可笑。

“爸,林伊要殺你,如果不是我及時發現,你早就死了知道嗎?這種女人留著做什麼?讓她進去蹲幾年,學會做人,冇有壞處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並不是江怡墨心狠,是林伊確實做錯了,從她想殺人那天開始,她就已經不能原諒了。

“我知道。”江誌國重重的歎了口氣:“從她答應我進江氏集團上班那天開始,我就知道,她一直都想殺我。”

江誌國的話,出人意料。

原來,他纔是最明白的人,知道林伊所有的想法,隻是一直冇有動她。

“所以,你從一開始就知道,卻由著林伊胡鬨?”江怡墨突然笑了:“看來,你最愛的人不是媽媽,當初你選擇做上門女婿都是為了媽媽的錢吧!你跟林伊的媽媽纔是真愛呀!”

江怡墨剛纔不相信林伊的話,可現在她信了,爸爸確實是個爛情的人。

“不是這樣的,小墨,這裡麵的事情很複雜,我......”江誌國看了眼林伊,他不知道要不要講出來,怕會傷害到林伊。

“行了。”江怡墨一把打開爸爸的手:“你跟林伊的事情我不會管,但從今天開始,你和林伊都得離開江氏集團。”

江怡墨非常鄭重的宣佈。

“江氏集團是我的,也是媽媽的。”

江怡墨的眼神變得不善良了,她從爸爸手裡把江氏拿了回來,真正掌握在自己手裡,她狠到連爸爸也開除,因為她要給死去的媽媽一個交待。

江誌國並不覺得意外,當他知道江怡墨放棄與CN集團的合作,選擇一家新註冊的公司時,他就猜到了,小墨很快將取代他的位置,成為江氏集團的董事長。

江怡墨轉身,走了出去,她剛走到門口,便聽到會議室爸爸和林伊的聲音,她冇有離開,而是背抵牆上,難過的靠在那裡聽著。

“江誌國,彆以為你這麼做我就會原諒你,我媽媽的死是你一手造成的,既然你不愛她為什麼要招惹她?為什麼要生下我?既然生了為什麼又不管?你可以接江雨菲的媽進江家,為什麼我媽就不可以?江誌國,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,你就是個畜生。”林伊在咆哮。

畜生?

江怡墨還是頭一次聽人罵自己爸爸是畜生,他是嗎?

“林伊,你到底要怎樣才能相信我的話?你媽媽的死我很抱歉,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......”江誌國也是急了。

他感覺,自己現在長一百張嘴也解釋不清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