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女人確實厲害,隨便煮了碗麪條小小姐都吃得乾乾淨淨,不得不服呀!

“飽了嗎?”江怡墨用紙巾幫朵朵把嘴角擦乾淨。

朵朵乖乖的點頭。

“那咱們去院子裡走走,好不好?”江怡墨提議。

“好呀,好呀!姨,我想去打球,你陪我一起嘛!”軒軒拍手叫好,他玩興大發。

平時都是傭人陪他玩,但軒軒覺得冇意思。

“朵朵要一起嗎?”江怡墨問。

朵朵隻是盯著江怡墨,她冇表態,但江怡墨拉她的手並冇拒絕,於是,江怡墨就一隻手拉一個寶寶,一塊兒去院子裡玩球球嘍!

他們剛出去,幾位傭人圍在餐桌前,正在研究江怡墨剛纔煮的麵,想知道她用了什麼調料,每種調料的份量是多少,為何能捕獲小小姐和小少爺的心。

對此,大家展開激烈的討論,差點大大出手,一個個爭得麵紅耳赤。

“朵朵和軒軒嗎?”沈謹塵走過來。

他剛忙完,現在是飯點卻不見孩子們,江怡墨也不在。

“回沈少,新來的傭人帶小少爺和小小姐去院子裡玩了。”傭人說。

沈謹塵微微點頭,走了出去,單手插兜,模樣有些酷。

院子裡。

“姨,我要扔這邊喲,你接好了。”軒軒左手指著左邊。

“放馬過來吧!”江怡墨拍拍雙手。

等軒軒把球扔出去後,她便直接往左邊撲,其實軒軒是故意騙她的,江怡墨中了調虎離山計,球冇接著,自己倒是摔了一個大巴哈!

軒軒笑得蹦了起來:“姨,你真笨,我說什麼你就信呀!”

朵朵一直在圍觀,並冇有參與,但看到江怡墨一次次出醜,一次次以各種姿勢摔倒,朵朵笑得是最開心的,臉上的笑多了起來。

沈謹塵瞧著朵朵,看到她笑得這般開心,他更高興。他從來冇看見朵朵笑過,這個女人——真的很特彆。

“好哇!軒軒,小小年紀就會騙人?看我不反擊,接著。”

江怡墨直接爬起來,笨拙地抓起球扔出去。

她不是真笨,隻是想逗孩子們開心,每次她出醜的時候,朵朵和軒軒都會笑得很開心,江怡墨索性就將計就計。

軒軒腦袋一偏,直接躲開,那個球準確無誤地向沈謹塵砸過去。他反應極快,一把抓住,明明挺大一個球,在他手裡就像個雞蛋一樣。

“爹地。”軒軒喊著。

朵朵抬頭,眼巴巴地看著爹地。他倆好像挺怕爹地的,他的出現讓孩子們臉上所有的笑都消失了,江怡墨拍拍手上的灰,遠遠的瞧著。

“不早了,去洗涮吧!”沈謹塵淡淡地說。

軒軒先進去了,他不敢違背爹地的意思。

“朵朵交給你。”沈謹塵看了眼江怡墨。

這個笨笨的女人,弄得灰頭土臉的,不過是陪孩子玩兒了會,膝蓋都摔壞了。

“嗯,好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瞧著沈謹塵高大的背影,他很拽,在家裡都冷冰冰的,和朵朵一樣不會笑,難怪大家都說他冷血,不通情理,看來是真的,真不知江雨菲為何偏偏瞧上他,再有錢的男人不解風情就跟屁一樣,永遠都不屬於自己,早晚得放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