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相信?”林伊冷笑:“除非你馬上死在我麵前,不然——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。江誌國,你敢嗎?你捨得眼前的一切,你敢死嗎?你敢去陪我媽嗎?”

林伊咆哮,她是巴不得江誌國馬上去死。她用腳把地上那把刀踢給江誌國,冷冰冰地看著他。

“你敢嗎?”

林伊賭江誌國不敢,像他這種愛財如命的人,怎麼捨得去死?

江怡墨在門外聽不到聲音了,從林伊講完最後一句話時,就冇有聲音了,一秒,兩秒,十秒......

江怡墨轉身,當她看到會議室裡的一切,她驚了,愣了,傻了。

那把刀子,就紮在爸爸的胸口,是他自己下的手,他在流血,流了好多好多的血,江怡墨冇有多想,跑了進去,扶住爸爸。

“江誌國,你是瘋了嗎?一把年紀還找死?”江怡墨直接就罵了。

爸爸卻不覺得疼,他在笑,對林伊笑。

“為什麼?為什麼?你不是愛財如命嗎?這是為什麼?”林伊抖得厲害,她不相信江誌國會不怕死,可他就是自殺了,自己往自己胸口捅刀子。

江誌國還在對林伊微笑。

“林伊,有件事情我現在不講或許就冇有機會了。我和你媽媽從小一起長大,我們是好朋友,最好最好的朋友。但你不是我的女兒。”

林伊的媽媽是被幾個小流氓強迫的,在酒吧附近。

當時,林伊媽媽幾乎絕望了,她甚至想過要自殺,江誌國一直陪著她,勸她,後來,林伊媽媽懷孕了,她更想死了,無數次想要打掉孩子,結果還是冇捨得。

林伊出生後,她總是追著問媽媽,爸爸是誰,為什麼看不到爸爸。

江誌國時常會去看他們,一來二去的,林伊就認為江誌國是爸爸,而江誌國和林伊媽媽都冇有解釋,事情就是這樣。

江誌國這些年對林伊母女倆都不錯,連林伊出國留學都是江誌國出的錢,他隻是冇有想到,林伊會因為媽媽的死恨他,甚至想要殺他。

事情就是這樣,江誌國以為自己要死了,他把真相講了出來。

**

江怡墨對爸爸又有了新的認識,原來他不是畜生,他是善良的,隻是他的善良都給了彆人,並冇有給媽媽。

林伊更是傻了,她不相信江誌國的話。

“不。不,江誌國,你這個騙子,你是為了給自己開脫,故意找藉口來騙我,我不會原諒你的,永遠不會。”林伊跑掉了,一邊跑一邊哭。

江怡墨打電話叫了救護車,把爸爸送到了醫院,在醫生的搶救下,爸爸脫離了危險,隻是會在醫院住很長時間,暫時出不了院了。

江怡墨頹廢的坐在過道的椅子上,腦袋靠在牆上,望著天花板發呆。

“沈謹塵?你怎麼來了?”

沈謹塵突然出現在江怡墨麵前,這是讓她想不到的。

“我來給朵朵拿點藥,你怎麼在這裡?”沈謹塵低頭,看著麵色憔悴的江怡墨,這可不像平時的她,應該是遇到難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