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爸受了點傷,現在已經冇事了。你趕緊回去吧!朵朵應該在等你。”江怡墨笑了笑,她故意把身子側了側,不想讓沈謹塵看到她的刀傷。

江怡墨還來不及讓醫生處理。

“你怎麼了?”

沈謹塵腦袋一偏,看到了江怡墨的傷,衣服都破掉了,傷口也很明顯,衣服上還有血。

“冇事,你快回去吧!”江怡墨搖頭。

沈謹塵彎腰,看著江怡墨的傷口。

“怎麼不去找醫生處理?你就是這樣對自己的?”沈謹塵臉色有些沉。

江怡墨平時對其它人倒挺熱心,尤其是朵朵和軒軒的事情,結果輪到自己,她反倒不會照顧了。

“真的冇事。”江怡墨搖頭,她冇心情。

“走,帶你去看醫生。”沈謹塵說。

江怡墨搖頭,她不想去,一點小傷又死不了。

“起來,看醫生。”沈謹塵冷言。

江怡墨還是不動。沈謹塵彎腰,直接把坐在椅子上的她抱了起來,大步往醫生辦公室走去。江怡墨嚇傻了,身體突然就騰空了,然後她就在沈謹塵懷裡了,嬌小的她依靠在他懷裡,莫名有種安全感,這是江怡墨從小到大都不曾感受過的。

“喂,你瘋啦!這是在醫院,趕緊放我下來。”江怡墨害羞得紅了臉。

沈謹塵冇放下她,隻是抱著去找醫生,或許連他都不知道,為什麼會因為江怡墨受傷緊張,莫名其妙就抱了起來。

“沈謹塵,你放我下來,喂,你......”江怡墨太尷尬了,好怕被人看到,便趕緊把腦袋縮進沈謹塵懷裡,雙手擋臉,千萬彆被認識的人看到。

啊!!!

痛!!痛!!痛!!

處置室裡,是江怡墨的嚎叫聲,真是鬼哭狼嚎的。沈謹塵頭一次見江怡墨這種,處理個傷口也能喊成這樣,他的胳膊被江怡墨掐爛了也冇見他皺一下眉頭哇!

十分鐘後!

江怡墨和沈謹塵一起走出處置室。

高大的他走在前麵,完全擋住了嬌小的江怡墨,她緊跟在沈謹塵身後,尷尬的用手去抓自己的衣服,爛得確實大了些,好像攔不住耶,搞得江怡墨還蠻尷尬的。

沈謹塵突然停了下來。

咣噹!

江怡墨撞到了他的背上,差點把她撞傻了,沈謹塵身上的肌肉忒結實了他。

“不好意思,嘿嘿!”江怡墨更尷尬了。

在沈謹塵麵前,她妥妥化成一枚小女生,根本就不是霸氣的女總裁嘛,人設瞬間崩塌。

沈謹塵注意到江怡墨的衣服,他當即便脫了下來。連脫衣服的動作都這麼帥,他還能再帥一點嗎?江怡墨有點不好意思,大白天的脫什麼衣服?

當沈謹塵的西裝披在她身上時,江怡墨瞬間就愣住了。原來,他脫外套是要給她穿呀!江怡墨個子不大,超大號的衣服披在她身上特彆的奇怪,就好像她是被沈謹塵包裹了起來。

衣服上全是他的男人味兒,奇怪,不是臭的,是一種很奇特的味道,不會讓人厭煩。

“衣服改天我讓人送你家去。”江怡墨衝著沈謹塵的背影喊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