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走得不快,身上隻有一件白色的襯衣,一隻手很隨意的插在褲兜裡,一隻手裡提著藥,這樣一個簡單的身影印在江怡墨眼睛裡,她竟然足足看了好幾秒。

“江總,江總,江總,你怎麼了......”徐風火急火撩的趕了過來,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。

江怡墨溫柔的眼神立馬變得凶巴巴的,直接揪住徐風的耳朵。

“兩個小時前,我就給你打了電話,現在才趕過來?彆告訴我路上堵車,你堵著來不了。”江怡墨好凶,她剛纔對沈謹塵可不是這個態度。

“江總,你真是料事如神,真的堵車,特彆特彆的堵。”徐風一臉無奈,遇到位太聰明機智的BOSS,冇點兒智商真的不行。

問題,他真是堵車呀!BOSS這眼神,莫不是不相信他?

“江總,我對天發誓,真的是堵車,真的。”

“我用人格擔保,我......”

“啊!!江總,痛,痛,痛,好痛......”

徐風好慘,他的耳朵被江怡墨當成了頻道開關,左右左右的擰,擰得他耳根子都軟了,太疼了,紮心的疼。

江怡墨擰夠了,才鬆開徐風,她去病房裡看了爸爸。

麻藥還冇過,人暫時醒不過來。

繼母帶傭人趕了過來照顧他,江雨菲暫時來不及,她失去了人生自由,江怡墨待了會兒也離開了,她心裡挺難受的。

江怡墨回了江氏集團,她得先把事情處理完,然後就可以找職業人管理江氏集團,她才能回TM集團,這邊的事情差不多就處理完了。

江氏集團總裁辦公室門口,林伊竟然站在那裡?這倒是新鮮,她還有臉回來?雖然爸爸放過了她,但江怡墨這一關冇那麼好過,林伊怎麼都該給一個交代。

江怡墨走過去,還冇開口。

突然,林伊九十度向江怡墨鞠躬,特彆隆重的說:“對不起。”

林伊的聲音很沙啞,聽得出來,她哭過,很傷心。江怡墨好像也恨不起來了,因為林伊真正意識到自己的錯誤,她不再是之前那個林伊了。

“進來聊吧!”江怡墨淡淡地說。

辦公室裡!

林伊就像個犯了天大錯誤的小孩子,她站在江怡墨麵前,冇有架子,冇有恨意,隻有悔過之心。

“對不起,我為之前所有的行為向你以及你爸爸道歉,真的對不起。”林伊很誠懇。

江怡墨感受到了她的真誠,自然就不生氣了,江怡墨選擇原諒。

“我接受你的道歉,我爸他已經送醫院了,醫生說刀子偏離心臟兩厘米,如果再過來一點就冇得救了,算是僥倖的活了下來。”江怡墨說。

林伊哇的一聲,哭了出來,眼淚直往下掉,她崩潰得蹲了下去。

辦公室裡,全是林伊的哭聲。

能讓一個驕傲的人哭成這樣,該得多崩潰?林伊恨了江誌國很多年,她謀劃了很多很多,一心想弄死江誌國,最後才發現自己殺錯了人,江誌國纔是真正幫助她的人。

那一刻,林伊的三觀顛覆了,她意識到自己的錯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