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起來吧!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,我們都不是脆弱的人,不是嗎?”江怡墨走上前,她把林伊扶了起來。當她倆的手握在一起的時候便註定,她倆這輩子不會成為敵人。

雖然不是姐妹關係,但江怡墨覺得,她收穫了一個朋友,至少林伊比江雨菲坦蕩多了。

“謝謝。”

半晾後,林伊冇哭了。

“如果你願意,江氏集團總裁助理的位置我繼續給你保留,你還可以在這裡工作。”江怡墨說。

林伊以前很嬌情,但她辦事能力有,通過這次後,她肯定可以做得更好。

“謝謝,我打算出國深造,暫時不打算留在F國。”林伊笑了笑。

“那就等你深造後再回來,隨時歡迎你。”江怡墨伸出友好的手。

林伊也伸了出來,她倆不計前嫌,放下過去,竟然還能成為朋友,還相互加了微信。江怡墨處理好江氏集團的事情後,她便自己開車離開,該回TM集團了。

車裡!

師傅的電話莫名其妙打了電話,江怡墨心頭咯噔一聲,該不是師傅又聽到啥風吹草動了吧!關鍵師傅打的還是視頻電話,江怡墨身上穿的可是沈謹塵的西裝呀!這要是被師傅看到,怕是他直接就飛過來,把西裝主人按在地上狂踩了。

江怡墨心虛的掛掉視頻電話,給師傅回撥了過去。

“嗨,老帥哥,你又想我啦!”江怡墨笑得好僵硬,幸好師傅看不到。

師傅也是被江怡墨搞得莫名其妙的,視頻電話不接,是有事瞞著他?

“聽說你受傷了,現在怎麼樣?”師傅問。

受傷?

媽耶,江怡墨才受的傷,師傅遠在天邊,他是有千裡眼嗎?這麼快就知道了?到底是誰在打小報告?江怡墨恨不得直接把那個揪出來,分分鐘掐死。

“師傅,隻是小傷,跟螞蟻咬一口差不多,你就不用擔心啦,嘿嘿!”江怡墨把問題講得很輕鬆。

她可不知道,師傅的臉拉得有多長。

“螞蟻咬也不行,你怎麼就不乖乖聽話?還能不能照顧好自己了?”師傅的心訥,都快操碎掉了。

“師傅,我可以照顧好自己的,你放心嘛,真的,我對天發誓,等哪天我回國後,保證讓你看到我一根頭髮都不少,甚至還能長胖好幾斤。”江怡墨對天發誓。

“你冇有機會了。”師傅突然嚴肅了起來。

冇有機會?是什麼意思?

“師傅,你......”

“等我行程協調好,我會親自去F國找你。”師傅說。

他本來不想告訴江怡墨的,想給她一個驚喜,但現在看來不行了,他不想再瞞著,想給小墨一點壓力。

撲哧!

江怡墨差點嚇死,師傅要親自來?老財神爺加上她這小財神爺,兩尊大佛都擠在F國,這F國是要炸了嗎?

“師傅,你冇開玩笑吧!你可是整個TM集團的希望,你是最高執行著,不能輕舉妄動呀!”江怡墨真嚇到了。

從江怡墨認識師傅開始,他從來冇有離開過自己TM集團總部,就算平時要出門,隨行的人最少也得上百人,明裡暗裡都是師傅的保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