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冇說的,是另一個故事,這個故事,可能會講出來,可能不會......

“師——師——師傅——”

江怡墨是真的被師傅嚇死了,師傅要把整個TM集團都給她?

“師傅,為什麼呀?我並不想繼承你的財產,我也不想成為首富,壓力好大的。”江怡墨是真不想要。

嘟!嘟!嘟!

額!!

師傅竟然掛了江怡墨的電話?什麼情況?師傅真的要來了嗎?不行,一定要趕緊解決掉,不能讓師傅親自出手,江怡墨拿起手機,正準備給徐風打電話。

結果徐風的電話就打過來了。

“BOSS,BOSS,有情況,你趕緊過來。”徐風說道。

“你在哪裡?”江怡墨問。

“我正在去TM集團的路上。”徐風說。

“好。”

半小時後!

江怡墨和徐風一起回到了TM集團分公司裡麵。

“到底什麼情況?”江怡墨非常霸氣的坐下來,二朗腿一翹,等著徐風說話。

“你不是讓我派人盯著江雨菲嗎?現在我的人打電話過來,說李修最近怪怪的,他每天下班回家都會從江雨菲住的彆墅經過,雖然不會逗留,但李修突然出現在附近絕對有事情。尤其是今天,他早上去上班的時候也從江雨菲住的彆墅經過了。而且剛纔李修也提前從會所離開,我的人正在跟著他......”徐風說道。

李修?

看來,李修跟江雨菲的關係果然不一般。

之前江雨菲拿錢收買李修,他非常大氣的把銀行卡給江怡墨並且攤牌所有的事情,現在看來,不過是李修的欲擒故縱,這個人並不簡單。

“繼續派人盯著,我倒要看看,這個李修究竟要乾什麼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是,BOSS。”徐風說道。

**

時間,一分一秒,江怡墨和徐風一直在辦公室裡麵守著,到下班了,所有員工都離開,他倆還在。徐風坐在沙發上玩手機,江怡墨坐在老闆椅上轉筆,想事情。

突然!

手機響了。

秦子墨打過來的。

“喂。”江怡墨接了起來。

“小墨,我在江氏集團門口等你,你還在公司嗎?今天晚上我們說好一起吃飯,我特意過來接你的。”秦子墨滿心歡喜。

他特意打扮過,手裡捧著花,隻想把最好的一麵展示給江怡墨看。

“不好意思,今天晚上我有事,就不和你一起了。”江怡墨拒絕了。

秦子墨的心涼了,手裡的鮮花落在了地上,站在風中的他好淩亂。

“沒關係,下次再約你,總會有時間的嘛!”秦子墨尷尬的拿著手機,手一點一點往下落。

“好了嗎?可以出發了。”徐風突然走了過來,他收到了訊息。

“好。”江怡墨點頭:“那就先掛了,有時間再聊,拜拜。”

江怡墨掛了電話,和徐風一起離開了公司。秦子墨聽到電話裡男人的聲音,他的心瞬間就涼了,原來,並不是有事兒,是和人有約。

任何人的事情,都比他秦子墨重要,他的手緊緊的捏成了拳頭。

**

“現在什麼情況?”江怡墨一邊走,一邊跟徐風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