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李修換了新裝,正在去江雨菲那裡。BOSS,你絕對想像不到,李修為了不讓人認出來,他竟然扮成了女人。”徐風差點笑死。

“走,馬上過去,一定不能讓李修跑了。”江怡墨走得很急,好戲馬上開始,她等這一天等很久了,故意讓李修去會所工作,也是想給他自由,隻有他自由了,纔可以做更多的事情,江怡墨纔有機會抓住他。

半小時後!

江怡墨和徐風趕到了江雨菲住的彆墅外麵,但李修還冇有出現。

“什麼情況?”江怡墨問徐風。

“這個傢夥太狡猾了,他還在開車四處繞,疑心病太重,恐怕還得再等等。”徐風說道。

這次,是徐風太心急了,他恨不得馬上把李修給抓了,徐風早就看不慣李修了,天天住在BOSS家裡,成天和BOSS在一起,徐風想想就恨得牙癢癢。

“趕緊把車開走,停在這裡不安全,如果讓李修發現了,他可能會改變計劃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“好。”

徐風立馬把開車到了隱蔽的地方,然後和江怡墨坐在車裡等。

這個李修,還真有兩把刷子,開著車全城繞就是為了迷惑其它人,然後再去找江雨菲,目地怕是不一般呀!不過都是在江雨菲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彆墅裡全是江怡墨的人,那些人每天都會變著法子折磨江雨菲,一方麵是為了報仇,讓江雨菲感受一下當年她是怎麼對江怡墨的。

一方麵是為了讓某人心疼,捨不得江雨菲吃苦頭,那人肯定會有所行動,江怡墨為了釣大魚,這條長線可是放得夠長的,真冇想到,把李修釣了過來。

江怡墨倒是開始好奇了,李修和江雨菲究竟是什麼關係。

“江總,要不要打電話給沈謹塵?今天晚上肯定有大戲,如果少了他,好像缺點什麼。”徐風問江怡墨。

沈謹塵?

他確實應該在場,如果能讓他親眼看到江雨菲和李修的事兒,怕是戲會更精彩。

“再等等,等我們控製住李修再說,萬一失策了,沈謹塵過來就成了笑話。”江怡墨做事,向來要求萬無一失,她可不想讓沈謹塵覺得她在耍手段,故意想整江雨菲。

萬一再給了江雨菲翻盤的機子就糟糕了,先等李修出來,然後再決定。

**

晚上十二點四十五分,李修的車終於出現了,江怡墨已經睡著了。

“江總,江總,快醒醒,李修,李修,他翻牆進去了,進去了。”徐風在車裡激動死了,一巴掌一巴掌的往江怡墨胳膊上拍,完全忘記自己是在拍誰。

江怡墨困得要死,還被徐風拍來拍去,小脾氣直接就來了,一巴掌直接呼在徐風臉上,繼續呼呼大睡。

“江總,李修,是李修,他進去找江雨菲的。”徐風繼續喊。

江雨菲?李修?

江怡墨瞬間彈了起來,推開車門直接往彆墅裡麵跑,徐風趕緊也跟上,隻是莫名其妙被BOSS打了一巴掌,感覺怪怪的。徐風揉了揉臉,和江怡墨一起進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