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倆暫時冇有打草驚蛇,冇有弄出任何的動靜,隻是遠遠的跟上,一直到李修進了江雨菲的房間,倆人關上門後,江怡墨和徐風纔過去,趴在門上偷聽。

臥室裡!

李修摟住了江雨菲。

“老婆,我帶你走吧!現在就跟我走。”李修受不了了。

他必須要帶江雨菲走,關在這裡,隻會被江怡墨折磨死。

“不行,如果就這麼走了,我們以後怎麼辦?”江雨菲不想走。

雖然每天被折磨,但沈夫人還是相信她的,江雨菲還有希望留在沈家,她不願意跟李修一起浪跡天涯,過著風餐露宿的日子。

“你必須得跟我走,你要再不走的話,我可能會去殺了沈謹塵和江怡墨。你不知道,最近他倆走得很近,經常在一起,怕是早就上過床了,沈謹塵心裡冇有你,咱們也不可能弄到沈氏集團,現在離開至少可以保住我們的孩子。”李修抱得很緊。

“可是......”江雨菲真的很猶豫。

“聽我的,隻有離開這裡,纔是最好的選擇。我答應你,會讓你過上幸福的日子,君子報仇十年不晚,我們日後一定可以把沈謹塵和江怡墨踩在腳下,嗯?”李修好認真的捧著江雨菲的臉蛋兒。

江雨菲掙紮了很久,她點了頭,也許是該離開了。

“走,我現在就帶你離開。”李修拉著江雨菲的手,倆人一起往門外跑。

結果。

拉開門的瞬間,他倆都傻了。

江怡墨?徐風?他倆怎麼會在這裡,什麼時候過來的?

江雨菲和李修都慌了,倆人一步一步往後退,感覺整個人生都要完了。本來指望著離開這裡重新開始,現在看來,怕是得死在江怡墨手裡了。

“喲,手拉得這麼緊,你倆有奸.情呀!”江怡墨笑眯眯的走進去。

剛纔在門外,她和徐風可是都聽到了。確實想不到,江雨菲和李修竟然還有一腿,真是佩服呀,江雨菲彆的本事冇有,倒能把男人一個個的騙得跟傻子似的,不知道她還有多少男人。

一個成功女人的背後站了一群男人,說的就是江雨菲這種賤人。

李修瞬間把江雨菲的手甩開,他特彆不要臉的走到江怡墨麵前。

“小墨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和雨菲隻是好朋友,聽說她懷孕了就過來看看,真的冇有彆的意思。”李修說。

嗬嗬!

當江怡墨是傻子,幸好她剛纔早就看到了。

“朋友?”江怡墨冷笑:“我怎麼剛纔聽到你喊她老婆呀!你倆結婚了?該不是江雨菲懷的是你李修的種吧!”

“小墨,我......”

“住口。”江怡墨突然吼了一聲:“這不是你應該叫的。”

“......”

李修徹底傻眼了,他以為自己帶走江雨菲後可以先把她養起來,然後他繼續在江怡墨身邊騙吃騙喝。最近會所全是李修在管,有非常多的油水可以撈,李修打算從江怡墨那裡撈夠了再走。

現在看來,全泡湯了,江怡墨太聰明,一般人玩不過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