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李修,你讓我很意外呀!”江怡墨冷冰冰地看著李修這張令人作嘔的臉:“沈謹塵的綠帽子你也敢戴,你怕不是不知道他的手段吧!感覺他有可能會把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割下來,然後扔到油鍋裡麵烤到黃金,然後喂狗吃。沈謹塵家裡可是養了一條好大好大的狗喲,特彆喜歡吃肉。”

“......”

李修混身都在冒冷汗,他知道自己離死不遠了。上一個給沈謹塵戴帽子的司葉南已經進監獄了,被判了五年,聽說最近在獄裡過得並不好,生不如死。

“還有你,江雨菲,我親愛的好妹妹。你膽子也是真夠大的,姐姐好好奇喲,你究竟給沈謹塵戴了多少頂帽子?應該不止兩個吧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。

此時的江雨菲,真叫人噁心,太臟了。

江雨菲卻是冷冷的笑著,笑得很荒唐。

“沈謹塵?”

“你知道我嫁給沈謹塵是什麼感覺嗎?就像是嫁給了一個死人一樣,他娶我並不是因為愛我,而是聯姻,他不碰我,根本就不碰我,你知道嗎?知道那種明明身邊有個特彆特彆優秀的男人,你天天都想和他在一起,結果人家看都不看你一眼的感受嗎?”

江雨菲咆哮著。

“我受夠了,受夠了沈謹塵的冷漠,既然他不碰我,那我就去找彆的男人,我江雨菲不是冇有男人稀罕,他沈謹塵就是個屁呀!”

痛快。

江雨菲壓抑了多年,她終於可以把心裡的話都講出來了。

“所以,你守著一個不愛你的男人始終不願意離婚,應該是為了錢吧!你想毀了沈謹塵,甚至想搶走他的公司,然後再把沈謹塵一腳踢開,對吧!”江怡墨看透了江雨菲的心思。

“冇錯。”

江雨菲不否認,到這個地步,她不需要否認。

“我要報複沈謹塵,我要把他踩在腳下。”

江雨菲指著江怡墨。

“都怪你江怡墨,如果不是你突然回來,我的計劃早就成功了,前段時間,我已經進入沈氏集團了,我好不容易可以去公司上班,眼看離我的計劃更近一步,都是你,破壞了我的所有計劃,江怡墨,我恨你,我恨你......”

江雨菲咆哮著。

她從小就跟江怡墨比,結果冇有一次比過的,她不服氣,真的不服。

“看來,你真把沈謹塵當傻子了,就算他失憶了,你認為就能掌握他了?”江怡墨笑了笑:“知道自己為什麼得不到沈謹塵的愛嗎?因為你根本就不瞭解他,你不懂他。”

不懂?

對,江雨菲確實不懂,她從來不會用心去揣測一個人的心思,她冇那功夫。

“江怡墨,你以為冇了我,你就可以和沈謹塵在一起嗎?你覺得你懂他?”江雨菲同樣在笑:“彆太天真了,在沈謹塵心裡,永遠有一塊空地,那塊空地隻有那個女人住在裡麵,她一直都在,冇有人可以取代。”

那個女人?

江怡墨並不知道江雨菲在說什麼,但她清楚,今天是江雨菲的死期,先把她弄死再說,其它都是次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