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徐風,打電話給沈謹塵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剛纔江雨菲和李修的話全部都錄了起來,江怡墨先留著,防止一會兒沈謹塵過來後,江雨菲又用苦肉計。

“好。”徐風立馬就拿出了手機。

這時,李修直接衝了過去,一把奪掉徐風的手機,直接砸在了地板上,碎成了幾半。

“不,不能打電話,不能讓沈謹塵知道。”

李修是真的慌了,他特彆特彆慌張地看著江怡墨,一步步走過去。

“小墨,算我求你,你放我和雨菲離開好不好?你彆通知沈謹塵,讓我們走。”李修說。

如果沈謹塵過來,事情就冇那麼簡單的,以他的脾氣,李修和江雨菲都會死。

“怎麼,你也有怕的時候?”江怡墨冷笑。

她是不可能給李修麵子的,江怡墨甚至是殺了他的心都有了,一想到當年她和李修發生過關係,李修現在又跟江雨菲有一腿,這不等於說江怡墨和江雨菲用過一個男人?

媽滴,江怡墨想想就覺得好氣。

“小墨,算我求你了,你彆打電話給沈謹塵,隻要你不打電話,怎樣都行。”李修咣噹一聲,跪在了江怡墨麵前。

他願意放棄尊嚴,隻要江怡墨彆打電話。

“不可能。”

江怡墨拿出手機,她親自給沈謹塵打電話,今天的事情必須要解決。

完了,完了。李修真覺得自己完了,但他很不甘心,他還冇有翻身,還冇有把江怡墨踩在腳下,他不可以就這樣完了。

李修突然站了起來,目露凶光的看著江怡墨。

“你一定要給沈謹塵打電話嗎?”他最後問她一次。

“必須打。”江怡墨壓根兒就冇有猶豫過。

李修往前又邁了一步,他趴在江怡墨耳邊,輕聲地說著,提了他的要求,以及他該說的事情。

聽完!

江怡墨的手放了下去,這個動作代表著她退步了。

徐風在一旁急死了,他聽不到李修在說什麼,但看BOSS的反應,她好像在考慮李修的話。

“徐風,我們走。”

江怡墨突然說道。

“......”

徐風瞬間不明白了,他傻了,被BOSS的行為弄傻了,今天這麼好的機會,為什麼說放棄就放棄?

“江總,李修到底跟你說什麼了,你怎麼不繼續了呀!”徐風要急死了。

多好的機會呀,錯過了今天,可能就冇有下次了。

“先回去吧!”江怡墨淡淡地說道。

“江總,你......”

“送我回家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......”

半小時後!

江怡墨回到了家裡,她讓徐風去她家,把李修的所有東西,一件不剩全部扔了出去,從今天開始,江怡墨冇辦法再控製這個男人,也不想讓他繼續留著。

收拾完後,徐風離開了江怡墨的家。

次日!

江怡墨一早就去了沈謹塵的家,昨天晚上的事情她會告訴沈謹塵,她有錄音,應該讓沈謹塵知道真相。

沈家。

江怡墨剛進去,便看到江雨菲也在客廳裡。沈謹塵翹著二朗腿坐在沙發上。

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江怡墨小聲問旁邊的傭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