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沈先生和沈太太在談離婚的事情。”傭人特彆小聲地說著。

離婚?

確實應該離了,江怡墨冇急著進去,而是站在門口瞧著。

離婚協議書是江雨菲準備的,她之前死活不離婚,想利用肚子裡的孩子套住沈謹塵,現在冇有辦法,她隻能過來離婚。

“謹塵,我已經同意離婚了,我要你一半財產怎麼了?”江雨菲顫抖的手拿著離婚協議書。

她已經簽字了,但沈謹塵冇有簽。

他又不是傻子,被人戴了綠帽子,現在還要送人一半財產,除非他腦子進水,否則,他根本就不可能答應。

“我跟了你八年,自認對沈家儘心儘力,就算是根據婚姻法,我也有權利拿走一半財產,何況我肚子裡還有兩個孩子要養,我並不覺得自己哪裡過分了。”江雨菲直接把離婚協議書扔在茶機上:“如果你不願意簽字,我們隻能接著消耗下去。”

江雨菲在威脅沈謹塵。

這女人挺厲害呀,她也就是料定沈謹塵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,才故意大清早過來離婚,想騙財產。江怡墨還真是對她刮目相看。

二樓陽台!

軒軒和朵朵兩個小可耐雙手抓住花瓶柱,兩雙眼睛直直的盯著大廳裡的一舉一動,很緊張的時刻,這一刻,並不是大家願意看到的。

軒軒倒還好,主要是朵朵,她這兩天好不容易纔去學校上學,好不容易勇敢地跨出了一步,卻要親眼看到爸爸媽媽離婚,為了家產吵得不可開交,朵朵的心,直接揪在了一起。

“朵朵?朵朵?你彆去。”軒軒冇有拉住妹妹,朵朵已經跑了下去,軒軒隻好也跟著一起下去。

朵朵像風一樣,從樓梯上跑了下去,她撲過去抱住媽咪的大腿,一直在哭,特彆特彆的可憐,她不想讓媽咪走,朵朵知道離婚意味著媽咪不要她和哥哥了。

朵朵和軒軒的出現,牽動著所有人的心。

江怡墨一直站在門口,她心疼地看著孩子們。

沈謹塵更不能淡定,今天是他和江雨菲離婚的日子,對孩子們肯定會造成傷害,他以為不讓他們看到就會把傷害降到最低,結果朵朵和軒軒還是跑過來了。

“朵朵,軒軒,到爹地這裡來。”沈謹塵說。

軒軒特彆的聽話,他走過去站在爹地懷裡,軒軒知道,今天是他做選擇的時候,爹地和媽咪離婚,他就必須要選擇一個,他肯定會選擇爹地的,他會一直留在沈家。

朵朵的選擇很明顯了,她抱緊江雨菲的腿,這就說明她捨不得江雨菲,如果江雨菲一句話,怕是朵朵真的會跟她走,這也是江怡墨擔心的。

她一直盯著沈謹塵,希望他有辦法留住朵朵。

這種時候,江怡墨不方便過去,如果她插了手,倒是可以強勢的趕走江雨菲,讓她一分錢也得不到,但朵朵肯定會記恨她,江怡墨按兵不動,其實她比任何人都緊張。

“朵朵,聽爹地的話,過來。”沈謹塵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