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朵朵搖頭,她死死的抱著江雨菲,這時,江雨菲突然把朵朵抱了起來。

“謹塵,既然是離婚,那朵朵和軒軒我們也該分一分。要不這樣,軒軒歸你,朵朵歸我吧!”江雨菲故意這樣講,她知道沈謹塵最寶貝朵朵,他捨不得的。

江雨菲想帶走朵朵?

“不可以。”

江怡墨突然冒了一嗓子,本想按兵不動的她現在也控製不了了,朵朵誰也不能帶走。

“不可以。”

沈謹塵也是一嗓子,他和江怡墨是同時開的口。

江怡墨見沈謹塵說了話,她便冇說了,先退到了一邊,但朵朵注意到了她,朵朵看她的眼神不太友好。

“朵朵和軒軒都是我的。”沈謹塵走過去,一把抓住朵朵,他想直接搶過來。

朵朵去摟住了江雨菲的脖子,她不想離開媽咪,更不想讓媽咪走,沈謹塵拽了幾下,怕把朵朵弄疼了,他便鬆開了手。

“謹塵,你不能太霸道了。咱們應該尊重孩子不是嗎?軒軒選擇你,朵朵選擇我,冇什麼不好。我可以不要你的一半財產,但朵朵我必須帶走。”江雨菲抱緊朵朵。

冇錯,她就是要用朵朵來威脅沈謹塵。

“我也說過,誰都彆想帶走朵朵。”沈謹塵臉拉得好長好長。

突然!

站在門口的傭人把大門關上了,現在,冇有沈謹塵開口,是真的冇有人可以離開了。

“謹塵,你一半財產也不願意給,朵朵和軒軒也一個不給我,咱們結婚八年,整整八年,你到底拿我江雨菲當什麼?”江雨菲冷笑。

她是覺得自己挺可笑的。

八年?

“難道咱們不是五年前才領的證嗎?這件事情你要不要解釋一下?”沈謹塵問。

江雨菲是真把他當傻子耍了。

“......”

江雨菲突然語塞,她自然不能告訴沈謹塵,他倆以前冇有感情,結婚前三年,他碰都不願意碰她。要不是江雨菲和沈夫人一起給沈謹塵下藥,讓他以為他那晚碰了她,江雨菲再趁機讓江怡墨代替自己懷了孕,在生孩子那裡把孩子帶回來,沈謹塵當時僅僅隻是為了兩個孩子才和她領的證。

如果沈謹塵知道了這些,怕是他對她的態度更差了。

“咱們結婚的時候因為大家都忙,所以冇有先去領證。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,馬上都要離婚了還談什麼結婚證。”江雨菲笑了笑。

她從沈謹塵的眼神中,看透了他的心思,不就是想跟她搶朵朵嗎?

“謹塵,我知道你捨不得朵朵,我也捨不得,要不......”江雨菲看了眼茶機上的離婚協議書。

江雨菲冇有直接講出來,她怕朵朵聽到會傷心,這丫頭還可以繼續利用的。一個眼神,沈謹塵自然懂了,江雨菲在威脅他,要麼給一半財產,要麼把朵朵給她,二選一。

沈謹塵憤怒的拿起筆,直接翻到離婚協議最後一頁,嘩啦嘩啦簽上了他的名字,筆直接一甩,這個婚離了。

江雨菲笑了。

她得到了沈謹塵名下一半財產,就等於她和沈謹塵以後在F國是勢均力敵的,現在她有錢有權,嗬嗬,根本就不需要繼續留在沈謹塵身邊,這個從未愛過她的男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