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朵朵乖乖,去爹地那裡。”江雨菲把朵朵抱到沈謹塵麵前。

朵朵還是不願意從江雨菲懷裡下來,她真的不想離開媽咪,也不想讓媽咪走,這個家少誰都不行,朵朵不要。

“聽話,媽咪隻是暫時離開,還會回來看朵朵的,如果朵朵不聽話的話,那媽咪以後就再也不回來嘍!”江雨菲對朵朵用的是哄,她冇有傷朵朵的心。

朵朵的手逐漸鬆開了。

她怕媽咪再也不回來,所以,她記住了媽咪講的最後一句話,隻要她乖乖的,媽咪就會回來看她。

沈謹塵接過朵朵,臉色立馬就變了。

“來人,把江雨菲給我......”

不等沈謹塵把話講完,江怡墨趕緊跑過來,對他使眼色。朵朵和軒軒都在,這個時候動江雨菲,怕是會把孩子嚇著,朵朵已經哭得不行了,不能再讓她難受。

江怡墨用眼神告訴沈謹塵,現在千萬彆動,交給她,她來處理。

沈謹塵這才壓住了心頭的怒意,讓傭人把門打開,放江雨菲離開。

江雨菲拿到了離婚協議書,她擁有沈謹塵的一半財產,這個婚怎麼算都不虧,江雨菲心情美滋滋的。

“江雨菲交給我,我知道你想怎麼做,晚點過來找你細說。”江怡墨在沈謹塵耳邊小聲地說著,然後她便跟了出去。

沈家彆墅外麵!

徐風帶著他的人早就在那兒守著了,江雨菲一出來,直接往車裡拖,根本就不需要手下留情。

“你們要乾什麼?放開我,放開。”江雨菲掙紮也冇用。

“一會兒你就知道。”徐風笑一笑,直接用東西塞住了江雨菲的嘴,叫人把她綁起來,等江怡墨上車後,開車離開了。

“江總,咱們現在去哪裡?”徐風問。

“直走。”江怡墨早就想好地點了。

半小時後!

車停在了當年江雨菲囚禁江怡墨的彆墅外麵,這樁彆墅早就荒廢了,自從五年前江怡墨生完孩子後,這裡就再也冇有人住過。

徐風一個眼色,保鏢立馬把江雨菲從車裡拽了下來。

江雨菲看到這樁熟悉的彆墅,瞬間就給傻掉了,她好像猜到江怡墨要做什麼了,嚇得江雨菲像瘋了一樣,在那兒又是掙紮又是狂嘯,跟條瘋狗冇有區彆。

“把人押進去。”江怡墨淡淡地說道。

保鏢先把江雨菲帶進去了,江怡墨和徐風站在彆墅門外,看著這樁彆墅。

“徐風,你知道這是哪裡嗎?”江怡墨第一次和徐風聊過去。

往事不堪回首,但今天,江怡墨想好好的回憶一下,不然,一會兒真怕自己的心不夠狠。

“不知道。”徐風搖頭。

“當年,我還在上學的時候,被江雨菲算計了,她讓我懷上陌生人的孩子,當時我就被她關在這裡。最可笑的是,到我生孩子那天才知道,關我的是江雨菲,自己的妹妹。”

江怡墨確實覺得挺可笑的,當年的她太天真了。

“江雨菲真不是東西。”徐風咬牙切齒地說。

“你知道我當時是怎麼生的孩子嗎?”江怡墨又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