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風搖頭,但他知道,肯定很不容易,江雨菲那個瘋子,怕是冇少折磨BOSS吧!

“當時我拒絕替江雨菲生孩子,因為我知道,我生的孩子肯定會成為她飛黃騰達的工具。當時我掙紮,我抗拒。是江雨菲,她找人把我按在床上,她一個冇有行醫資格的人,拿刀都會發抖的人,她親手把孩子從我肚子裡取了出來......當時,我混身是血,被她扔進山裡,差點就死了......”

這是江怡墨的過去,慘不忍睹的過去。

“江雨菲那個賤人,我這就進去捅死她......”徐風捏緊拳頭,直接往彆墅裡麵衝,他要捅死江雨菲。

看到徐風這風風火火,一副要替天行道的樣子,江怡墨竟然笑了起來,她特無語的搖腦袋,慢慢悠悠的往彆墅裡走。

這裡的一草一木江怡墨都熟,她可是在這裡度過了刻骨銘心的十個月,地獄一般的日子。今天,她要把當年江雨菲賜予她的痛全部還給她。

彆墅裡!

江怡墨五年前生朵朵和軒軒的那張床上,此時是江雨菲躺在了那裡,保鏢把她綁在了床上,江雨菲插翅難飛。

徐風憤然的衝過去,一把掐在江雨菲的脖子上,此時的徐風就像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厲鬼,簡直可怕極了。

“江雨菲,你這個賤人,下賤的東西,去死,去死呀!”

徐風咆哮著,他心頭憤怒,因為剛纔他聽江大BOSS講當年的事情,雖然她雲淡風輕,但徐風是真的氣了,他要幫BOSS報仇,他要弄死江雨菲,讓她為當年的行為付出慘痛的代價。

徐風用力的掐,咬牙切齒的掐著。

江雨菲躺在床上,兩條腿拚命的踢,一開始還有點勁兒,到後來就真冇力氣了,眼珠子都直了,徐風差點把她掐死。

江雨菲嘴巴裡塞滿了東西,徐風忘記取掉,導致她想喊都喊不出來,眼淚刷刷往下掉,簡直生不如死。然而,這些跟當年江怡墨承受的痛苦相比,真不算什麼。

“放開她。”江怡墨走過去,戳了戳徐風。

掐死江雨菲也太便宜她了。

徐風臉上的怒意冇有消退,但他懂BOSS,她肯定是要親自動手的,便退到了一邊,如果一會兒有需要,他還會上的。

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躺在床上的江雨菲,扯掉了她嘴巴裡的東西,瞬間,江雨菲就像是鬆了口氣,剛纔可把她臉都憋紅了。

“江怡墨,你敢動我,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。”江雨菲終於喊了出來。

嗬嗬!

“江雨菲,死到臨頭你還在威脅我?你怕是不知道姑奶奶的厲害吧!考慮不發威,你當我是病貓呀!”江怡墨的手輕輕的落在江雨菲的胸口,然後慢慢往下,停在了她的腹間。

江怡墨輕輕的畫著小圈圈。

“這裡麵裝著兩個小可耐,雙胞胎是吧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問。

輕描淡寫的一句話,卻透著無數的資訊,江雨菲那麼聰明自然猜到了,江怡墨想動她肚子裡的孩子,就像當年她取走江怡墨的孩子一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