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她倆是有區彆的,江雨菲當年取走的孩子可以活,足月了。但現在她肚子裡的孩子還有,隻是個小蝌蚪,取出來就是個死呀!

“江怡墨,我警告你,你不可以拿掉我的孩子,你絕對不可以。”江雨菲是真急了。

她和沈謹塵結婚多年,除了沈謹塵不願意碰她,冇辦法懷孕之外,還有一點就是她自身問題。江雨菲體質特殊,懷孕機率很小很小。

這次是萬分之一的機率懷上的,醫生都說是奇蹟,如果真的打掉了,她這輩子也彆想有孩子。

“我當然不會拿掉你的孩子,我嫌你臟。”江怡墨微微一笑:“畢竟我也冇學過醫學,萬一真弄死了你,搞不好我得吃牢飯,對吧!”

“......”

江雨菲困惑了,她十分不解地看著江怡墨,她不傷害她的孩子,那想乾什麼?為什麼還要把她綁在這裡?

“不過嘛,有個人可以,我覺得他非常適合過來解剖你的肚子,我就當看場好戲嘍!”江怡墨手一揮,門突然打開了。

保鏢帶了一個矇住頭的男人走過來,當他站在床頭時,江怡墨對江雨菲微微一笑。

“要不要猜猜他是誰?保證會有驚喜喲!”江怡墨說。

驚喜?

江雨菲搖頭,她不想要驚喜,江怡墨送的不會是什麼驚喜。

“瞧你,膽子怎麼變小了?這樣多不好玩。”江怡墨一把扯掉男人頭上的黑頭套。

江雨菲當場驚住了。

“司葉南?”

竟然是司葉南?他不是在坐牢嗎?為什麼會在這裡?江怡墨到底用的什麼手段,竟然可以把司葉南從牢裡撈出來?

“雨菲?”

司葉南睜開眼睛,看到江雨菲的瞬間,他當時就激動了,差點撲了過去,幸好徐風手快,攔住了她。

“江怡墨,你到底要把雨菲怎樣?你到底有什麼目地?”司葉南衝著江怡墨咆哮,真是個傻子。

“也冇什麼,就是想請你過來做個小手術。”江怡墨笑得好淡。

手術?

司葉南不可思議地看著江怡墨,又看了看按在床上正在拚命掙紮的江雨菲,這哪是小手術,這分明就是要害人呀!

“司葉南,你千萬彆聽江怡墨的,她想害死我肚子裡的兩個寶寶,江怡墨瘋了,你千萬不要聽她的。”江雨菲喊訥,撕心裂肺的喊著。

她把所有的力氣都用在了掙紮,呐喊上,她不可以失去肚子裡的孩子,一但失去了,她將永遠失去做媽媽的資格。

司葉南心頭一震,整個人就像垮了一樣。

“你要害雨菲肚子裡的孩子?江怡墨,你當初是怎麼答應我的?隻要我乖乖聽話,你是不會動雨菲和她的孩子的,你怎麼向我保證的?”司葉南特彆激動。

他肯定得激動呀,因為他一直認為江雨菲懷的是自己的孩子,現在江怡墨要殺的是他倆的孩子,能不激動嘛!

江怡墨卻是笑得好淡定,手輕飄飄的落在司葉南的肩膀上拍了拍。

“我是答應過你,但你也答應過我,當場指定你的江雨菲的關係,請問,你最後怎麼做的?擺了我一道不說,還自己頂下了所有的罪名,請問,我為什麼還要遵守當時的約定?”江怡墨眉頭輕挑,笑得好輕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