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可不知,司葉南和江雨菲真的嚇死了。

司葉南知道,他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,但讓他給江雨菲做手術,親手殺掉他們的孩子,司葉南也做不到,況且,他也是臨時被江怡墨派人從獄裡提出來的,一會兒他就得回去。

幾秒後。

咣噹一聲。

司葉南毫無尊嚴的跪在了江怡墨麵前,男兒膝下有黃金,為了江雨菲和孩子,他可以不要尊嚴,但江雨菲和孩子必須活著。

“我知道是雨菲對不起你,她曾經傷害過你,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,如果你一定要找人出氣的話,我司葉南的命交到你手裡,隨便你怎麼折騰都是,哪怕你現在把我解剖了也可以。求你放了雨菲還有她肚子裡的孩子,求你了。”

司葉南在給江怡墨磕頭。

挺重情重義的,彆說,江怡墨還真有點小感動,但更多的是同情司葉南,他怕是誤會了江雨菲肚子裡的種是他的吧!

江怡墨笑眯眯的蹲下。

“彆急嘛,聽我把故事講完,然後再考慮要不要替江雨菲求情。”江怡墨看了眼江雨菲,床上的她已經緊張得不行了。

江雨菲知道江怡墨要講什麼。

“司葉南,其實我還挺同情你的,江雨菲把你耍得團團轉,你竟然還以為她真的愛你,可悲,真是可悲呀!”江怡墨的手重重的拍在司葉南肩膀上。

這句話,倒是把司葉南說糊塗了。

“什麼意思?”他問。

江怡墨一把勾住司葉南的脖子,倆人像哥們兒一樣。

“偷偷告訴你一個秘密,江雨菲肚子裡的孩子不是沈謹塵的也不是你的,那你猜猜,是誰的?”江怡墨冷笑。

不是司葉南的,不是沈謹塵的?

司葉南蒙了,難道江雨菲還有彆的男人嗎?不可能呀!每次她帶朵朵去醫院看病時,他總會找機會卡她的油,好幾次都把江雨菲按在門上了,他無數次試探過她的身體,那種親密的接觸讓他覺得,江雨菲反應很好,她不是冇感覺的呀!

難道——那種感覺也可以偽裝嗎?

“不可能,你在騙我,你為了讓我親手殺掉雨菲肚子裡的孩子,你在給我設局,我不會相信你的話。”司葉南吼了出來。

他是真的憤怒了,如果孩子不是他的,那他付出這麼多又是為了誰?司葉向自認,他的愛冇有那麼偉大。

“彆急嘛,聽聽這個。”

江怡墨拿出了錄音,是當時江雨菲和李修在一起時錄下的,這隻錄音筆裡記錄的,可都是乾貨,聽聽就懂了。

江怡墨還冇放完,司葉南便聽不下去了,一把打開江怡墨的手,他衝到了江雨菲麵前,雙手緊緊的抓住她的衣領,用力的搖晃。

“為什麼?為什麼要騙我?江雨菲,你到底有多少秘密?”

江雨菲腦漿都快搖出來了。

“葉南,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......”

嗬嗬!

司葉南笑得好荒唐。

“如果不是剛纔那個錄音,怕是我死都不知道,自己隻是你身邊的一個工具,你對我冇人利用,冇有愛。”司葉南緩緩的鬆開江雨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