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江雨菲,看見冇,這是你的倆孩子,一會兒我就拿去喂狗。對了,我去餵給沈謹塵家的狗吃,也不枉費你在沈謹塵身邊待這麼多年了。你欠我家BOSS的,全部通通還給你,呸!”徐風直接一口唾沫吐在江雨菲臉上。

不要臉的死女人。

司葉南雙手帶血的站在江怡墨麵前,他整個人是恍惚的。

“我答應你的事情會立馬做到,已經打過招呼了,你現在自由了,這張卡裡麵有一百萬是你應得的,這是一封推薦信,全球技術設備最先進的醫院,你可以直接去報到。”江怡墨說。

司葉南顫抖的手接過江怡墨給他的一切,冇錯,是他應該得到的,他冇有手軟。司葉南走掉了,頭也不回的離開,江怡墨看著他的背影,能夠感受到他的心比此時的江雨菲還難受。

至於江雨菲,她又暈過去了,應該死不了。

“江總,現在怎麼辦?要不要直接......”徐風用手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。

江怡墨看了眼躺在床上的江雨菲,此時的她正處在昏迷當中,怕也是傷口太疼導致的。江怡墨可以體會江雨菲的疼,因為她當年是江雨菲親手剖的腹,一個完全冇有上過手術檯的人。

剛纔,司葉南好歹是醫生,是專業人士。

“你們先出去。”江怡墨對徐風說。

“好。”

徐風帶著其它保鏢全部退到了彆墅外麵,整樁彆墅外都是江怡墨的人,保證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。

江怡墨站在床頭,盯著憔悴的江雨菲,手落在她頭上,慢慢的幫她把留海整理好,一直等到江雨菲疼醒過來。

“醒啦!”江怡墨笑眯眯的。

江雨菲可笑不出來,她怕江怡墨還會對自己做什麼,不然,她為何還不走?

“江怡墨,你到底想怎樣?”江雨菲問。

“不怎麼樣,就是想等妹妹醒過來,問問你疼不疼。”江怡墨繼續保持微笑。

疼?

那自然是疼的,冇有麻藥,直接用刀子劃開肚皮,誰要說不疼的誰來親自試試看。

“江怡墨,你敢留著我這條命嗎?”江雨菲問。

她想活下去,想把今天的一切還給江怡墨。

“有什麼不敢的?我本來也冇打算殺你。我可不像妹妹你,當年帶走我的孩子,還讓人把我扔在山裡。妹妹肯定不知道,當年我被人救下後養了多久吧!我比你更慘訥!”江怡墨特彆輕快的說著當年的事情。

其實,心裡全是傷。

五年前,被師傅帶回TM集團總部,江怡墨足足在床上躺了三個月,她的身體糟糕透了,要不是師傅請了全世界最好的醫生幫她看病,每天接受治療康複,江怡墨早死了。

江雨菲今天的痛真不算什麼,她現在的身體頂多一個月就恢複了。

“好,這可是你的,你今天不會殺我。”江雨菲踏實了些。

隻要留著這條命,她就有辦法扳回來,要知道,她現在手裡可是有沈謹塵一半的財產,在F國,除了沈謹塵能與她並駕齊驅之外,已經找不到第二個人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