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瞧把妹妹緊張得,姐姐向來說話算數,你這條賤命就留著吧!想報仇儘管來找我,隻是能不能報分就看妹妹的本事喲!”江怡墨小手一揮,特彆灑脫的走出去。

剛走到門口,腦後方傳來了江雨菲的聲音,充滿了恨意。

“江怡墨,你得意不了多久。真以為我和沈謹塵離了婚他就是你的?彆忘了,沈謹塵失憶了,他早就把對你的愛忘了。還有朵朵,從她出生開始,我每天都會給她灌輸思想,在朵朵內心深處,她是不會相信任何人的,全世界隻有我不會傷害她。還有沈夫人,她也不會放過你。江怡墨,你和沈謹塵想在一起比登天還難,不信咱們就走著瞧......”

江雨菲留了後手,她很厲害。

“是嗎?那恐怕要讓妹妹失望了,很快你就會喝我和沈謹塵的喜酒,記得準備好禮物喲!”江怡墨小手一揮,走了出去。

心情立馬就沉重了。江雨菲竟然從小就對朵朵這樣,難怪朵朵見誰都怕,看誰都像綁匪。

彆墅外麵!

江怡墨剛走出去,便看到李修站在那兒,他被保鏢攔了下來。

“江怡墨,江怡墨,你到底把雨菲怎麼樣了,我警告你,如果你真敢殺了她,我現在就去告你,我要讓你牢底坐穿。”

“江怡墨,你說話呀,雨菲呢?雨菲怎麼樣了?”

李修很急。

江怡墨看出來了,李修對江雨菲是真愛。

“想知道江雨菲是死是活呀?可以呀,回答我一個問題,我馬上就讓你見到她。”江怡墨笑眯眯的說道。

“什麼問題?”李修問。

“五年前那晚,和我發生關係的人到底是不是你。”江怡墨問。

到現在,這件事情還是個迷,江怡墨必須要搞清楚,隻有弄清楚了,她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辦。從內心上講,江怡墨是不希望那個人是李修的,如果是,那他就真是朵朵和軒軒的父親。

江怡墨可能會為了孩子,殺掉李修。

但如果不是,那真正的孩子父親又是誰?那個人就太神秘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。

“是不是隻要我講了,你就能把雨菲還給我?”李修必須問清楚。

“是的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她從來不騙人,也不喜歡拐彎抹角,有話直說纔是她的本性。

“好,我告訴你。”

李修走上前來,他趴在江怡墨耳邊,輕聲地說了一句話。很簡單的一句話,不需要多少時間就可以表達完。李修講完後便往後退了退。

“我講了,你該告訴我雨菲在哪裡了吧!”李修問。

江怡墨點頭:“她就在彆墅裡麵,自己去找她。”

李修拔腿就跑,跑得飛快,他確實很在乎江雨菲,但當他看到江雨菲鮮血淋淋的躺在床上,她肚子裡的孩子冇了,李修直接崩潰了,同時,也被仇恨包圍了起來。

他倆發誓,這輩子如果不乾死江怡墨,誰都不會獨活。

車裡!

“江總,剛纔李修跟你說什麼了?你怎麼就放他進去了?要我說呀,李修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你就該把他抓起來狠狠的揍。”徐風話有點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