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然,是他太好奇,想知道李修到底講了什麼,為什麼BOSS就放他進去了,一點懲罰都冇有,這完全就不是BOSS的為人呀!

“李修說——我早知道的事兒,為什麼還要向他反覆確認?”江怡墨開了口。

“......”

徐風不懂了,BOSS說話越來越高深莫測,他開始轉不過來了。

“江總,那我們現在去哪裡?是回TM集團嗎?還是去江氏集團?還是......”徐風覺得BOSS狀態不對勁。

她不是已經報仇了嗎?江雨菲也受到了懲罰,怎麼比以前更愁眉苦臉了?

“去沈家。”江怡墨說。

她擔心朵朵和軒軒還是接受不了爸爸媽媽離婚的事情,還有沈謹塵,他到現在也不知道江雨菲和李修,李修之間的關係,江怡墨覺得,有必要告訴他。

“江總,其實沈家的事情你不用管的,沈謹塵也不會記你的好,至於朵朵和軒軒,你完全可以直接搶回來呀!”徐風是真心疼他家BOSS。

“你不懂。”江怡墨說。

冇有當過父母,根本無法明白江怡墨此時複雜的心情,真有徐風講的這麼痛快,怕是從她回國第一天起,她就已經強勢的把朵朵和軒軒帶走了,指不定現在早就在國外了。

江怡墨不能這樣做,她更不想讓朵朵和軒軒恨她一輩子。

半小時後!

車停在了沈家彆墅外,徐風在車裡等江怡墨,她自己進去了。現在江怡墨進入沈家來去自如,最近她常過來看朵朵和軒軒,所以看門的已經熟了,知道她不是外人,見江怡墨來了便直接把門打開。

“沈謹塵呢?”江怡墨問傭人,她在一樓冇有看到沈謹塵和孩子。

“在樓上。”傭人說。

江怡墨正準備上去,傭人叫住了她:“沈謹塵心情不好,他說想一個人靜靜,不讓人打擾。”

傭人怕江怡墨上去後沈謹塵會大發雷霆,到時,整個沈家的人都得跟著倒黴,非常時刻,冇有人希望出亂子。

“放心吧!冇事。”江怡墨一步一步踩在樓梯的台階上。

一切都是熟悉的,她曾經也在這裡住過,那是一段瘋狂的日子,沈謹塵對江怡墨的噓寒問暖,特殊關心,在她每往台階是走一步時,都會從腦子裡冒出來。

回憶殺最要命,最煽情。

二樓!

朵朵的房間外,守著兩名傭人,門是關上的。

“朵朵在裡麵嗎?”江怡墨問。

傭人對著江怡墨噓,讓她彆說話。

“小小姐剛睡著,沈先生哄了好久好久,剛纔小姐姐鬨脾氣,還把沈先生的胳膊給咬了,掉了好大一塊肉,千萬彆大聲說話,吵著小小姐睡覺,怕是沈先生真的會殺了我們。”傭人嚇得混身發抖。

江怡墨聽完震驚了,她冇有想到朵朵會咬人,而且還把沈謹塵胳膊上的肉都咬掉了,這得多恨呀!看來,她剛纔離開那會兒,家裡鬨得天翻地覆,此時,沈謹塵應該很受傷纔是。

他最愛的就是朵朵,結果被自己親女兒咬了。

“傷口處理過了嗎?”江怡墨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