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媽,李修第一次到家裡來,你乾嘛問東問西的?”江雨菲趕緊叉開話題。

“這哪是問東問西,既然都是一家人了,我瞭解一下也冇問題吧!隻是問問工作的事情,這種事情還藏著,為什麼呀?”繼母確實不能理解。

“媽......”

不等江雨菲講完,江怡墨突然冷不丁的把話搶了過去。

“妹妹自然是得藏著,李修以前的工作可不是啥光彩的事情,難以啟齒嘛!”江怡墨說。

“你們先聊,我去看看爸爸。”江怡墨笑眯眯的走掉。

僅僅隻是她剛纔那一句話,已經讓平靜的湖麵起了漣漪,接下來,怕是繼母得好好的盤問江雨菲了,江怡墨坐在這裡他們肯定吵不起來,等她走後纔是重頭戲。

江怡墨去了爸爸的房間。他躺在床頭,臉色好難看,嘴唇都是紫的,氣得不輕。江怡墨乖乖的走過去,坐在爸爸床邊,用手幫他輕撫胸口。

“還生氣呢?”江怡墨問。

江誌國直翻白眼,不氣纔怪了。

“這麼大的事情,我能不氣嗎?雨菲從小就聽話,一直按照家裡的要求在成長,從來冇有違揹我們的意思,這次倒好,她和沈謹塵離婚又和李修結婚,這......這......”

不行了,江誌國實在是太氣了。

“好啦!你就彆想那麼多了,江雨菲的事情讓她自己解決,不管做什麼都是她的事情,她要為自己的行為責任,你總不能管她一輩子吧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爸爸。

當她的雙眸重重的落在爸爸臉上,看著他滿臉的摺子,頭髮也白了不少,江怡墨的心瞬間不平靜了。原來,爸爸真的老了,他不再是以前那個可以把她舉高高的年輕爸爸了。

這些年。

爸爸的重心永遠在工作上,他忽略了江怡墨,錯過了她的成長。江怡墨恨過,甚至以前總在想一件事,等她滿了十八歲,就離家出走,徹底擺脫這個家。

可現在。

她突然發現爸爸老了,心頭的氣也冇了,她想替爸爸做些什麼,讓他好好的渡過後半生,冇有任何憂愁。

爸爸重重的歎了口氣,事情已經這樣,他想乾涉也冇有辦法。

“那你呢?也老大不小了,是不是該考慮一下個人問題?”爸爸拉著江怡墨的手,輕輕的拍著,他真的冇有生江怡墨的氣,更冇有怪她搶走了集團。

即便江怡墨不搶,以後江氏集團也會交到她手裡。爸爸雖然老了但並不糊塗,把集團交給江怡墨也算是物歸原主了。

“爸,我暫時不考慮。”江怡墨搖頭。

對於江怡墨來講,她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搶回朵朵和軒軒。甚至男人要不要都無所謂的,有倆小可愛就夠了。想想江雨菲和沈謹塵,結婚八年不是一樣離了嗎?

離婚的時候還撕破臉皮,當時為了家產吵得不可開交的那張嘴臉想想就噁心。江怡墨可不想哪天結婚後再離婚,她的家產可是多得數不清,憑啥得分走一半?血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