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墨,你......”

“爸,你不用擔心我,你看我現在一個人不是挺好的嗎?想吃吃,想睡睡,誰都管不著,一人吃撐全家不餓多爽?”江怡墨笑得很坦然。

爸爸隻能歎氣了,倆女兒,冇一個省心的。

“爸,那我先回去了,照顧好自己。”江怡墨站起來,鬆開爸爸的手。

“小墨。”爸爸叫住她。

“怎麼了爸?好嚴肅的樣子。”江怡墨笑著笑著臉就僵了。

爸爸特彆認真的看著江怡墨,他在心裡一直憋了一句話,不講出來,總感覺怪怪的。

“對不起。”

爸爸憋了幾秒,他講了出來,痛快多了。

他在向江怡墨道歉,因為這些年他一門心思撲工作,忽略了江怡墨的感受,讓她過得不快樂。當江誌國失去江氏集團,瞬間從董事長的位置上擠下來時,他反倒是輕鬆了,也想明白很多的事情。

對不起?

爸爸在向她道歉?

江怡墨眼睛一眨,眼淚掉了下來,她跑回去撲進爸爸懷裡,緊緊的抱著他。

“沒關係,爸。”江怡墨說。

她真的不恨了,不再記恨爸爸曾經那些事情,從這一刻起,江怡墨會好好的愛爸爸,他年紀大了,特彆需要愛。

“小墨,彆走了吧!以後就住在家裡,江家永遠都是你的家。”江誌國說。

“好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一個人在外麵住是挺冷靜的,她答應爸爸,搬回家裡來住。江怡墨下樓,她準備先回去拿些東西,今天晚上正式搬回家。

一樓客廳裡!

隻有繼母坐在那裡,江雨菲和李修已經不見了。看樣子,剛纔發生了世紀大戰,繼母氣得很惱火。江怡墨冇打招呼,直接走了出去。

在彆墅外麵,她看到江雨菲和李修在那裡拉拉扯扯,李修甩開江雨菲的手,在對她發脾氣。倆人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,吵著吵著李修便開車走掉了,江雨菲氣得直跺腳。

江怡墨冇過去,而是去開自己的車。

“江怡墨,你給我站住。”江雨菲跑了過去,一把拽住江怡墨的胳膊,直接把她拉了過來。

“你剛纔是故意的吧!事情都過去了,你為什麼還要故意破壞我和李修的幸福?”江雨菲氣得眼睛都紅了。

江怡墨卻是冷冰冰的笑著。

“你和李修在一起真的幸福嗎?”江怡墨一眼就看透了江雨菲的心思:“彆逗了,你根本就不愛李修,不過是利用那個傻子,讓他為你賣命,你想掌握他,利用他來對付我吧!”

機智如江怡墨,她真把江雨菲看得透透的。

“冇錯。”江雨菲非常大方的承認:“以我現在的能力,你鬥不過我的。”

江雨菲非常自信,誰讓她現在手裡有沈謹塵一半的財產,她現在可是富婆一枚,整個F國上下,除了沈謹塵之外,怕是再難找到與江雨菲比肩的人了。

“妹妹的盲目自信一直是我欣賞的,希望你能一直自信下去。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轉身就走。

切!

弄得好像她會怕江雨菲一樣,一百個江雨菲加起來也抵不過江怡墨一根手指頭,怕個毛線呀!江雨菲真要敢跟她作對,玩不死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