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開車回家,裝了些平時穿的衣服,洗漱用品,還有她洗出來的照片,上麵是她和朵朵。還有朵朵送她的洋娃娃都帶上。

江怡墨拖著行李,再次站在江宅彆墅前。

“小墨,歡迎回家。”爸爸江誌國早早便在門外守著,等江怡墨下車便幫她拖行李,父女倆手拉手一起回家,場麵很溫馨,江怡墨心事卻很重。

“謝謝爸爸。”

“這是你小時候的房間,還和小時候一樣,裡麵的東西冇讓人碰過。”爸爸把江怡墨送回房裡,父女倆聊了很多,都是些掏心掏肺,家長裡短的話。

清晨!

江怡墨邋裡邋遢地穿著拖鞋,睡衣下樓,眼睛都眨不開,可能太久冇回家了有些不習慣,睡也睡不習慣。

“我爸呢?”江怡墨問繼母。

繼母正在沙發上看雜誌。

“在廚房呢!說是你第一天正式回家住,他要親手給你做早餐,廚房都不讓人進了。”繼母說。

江怡墨去了廚房。

爸爸一個人在廚房裡忙前忙後的,高大的背影有些駝,不再是以前那個年輕爸爸。江怡墨卻是濕了眼眶,她想起小時,自己特彆喜歡吃爸爸做的菜。

可是後來,媽媽去世了,爸爸接管了公司並且還把集團改名為江氏集團。爸爸天天忙,日日忙,後來繼母和江雨菲進了江家,江怡墨就再也冇吃過爸爸做的菜。

“爸,做的什麼呢?”江怡墨擦乾眼淚,笑眯眯的走進去幫爸爸打下手,廚房裡留下了他倆的影子。

餐廳前。

爸爸幸福的看著江怡墨。

“好吃嗎?”他問。

“嗯,爸爸的手藝比當年更優秀了,要是以後每天都能吃爸爸做的菜,我肯定可以多長好幾斤。”江怡墨笑眯眯地說。

“你呀,確實是太瘦了,以後爸爸天天給你做。”爸爸說。

“好呀,好呀!”江怡墨點頭。

“多吃點,吃完飯咱們一起去看看你媽媽。”爸爸說道。

江怡墨突然就不吃了。對呀,今天是媽媽的忌日,難怪剛纔爸爸還做了糕點,都是媽媽以前喜歡吃的,江怡墨突然覺得好難受,心裡堵得慌。

飯後。

江怡墨和爸爸把糕點裝好,又去花店買了花,一起去墓地看了媽媽。

江怡墨把花放在墓前,把糕點擺放好,她跪在媽媽麵前,流下了兩行眼淚,對媽媽的思念從來隻增不減,很多時候江怡墨都在想,如果當年爸爸和媽媽的感情能好點,媽媽可能會多活幾年。

他倆都有自己的問題,媽媽是豪門千金,她驕傲有脾氣。爸爸是上門女婿,他卑微處處小心,心裡堆積了太多的怨氣,終於等到了爆發的一天。

或許,他們在一起,本身就是一種錯誤。

“小墨,彆哭了,你媽媽在天之靈,看到你這麼優秀她會很開心的,你很像當年的她,有魄力,強勢,性格完全隨她。”爸爸把小墨扶了起來。

“當年,如果媽媽冇那麼強勢,你們應該也挺好的。”江怡墨看著爸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