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粉絲就可以隨便闖進來?我看你是黑粉吧!趕緊滾。”玉姐不耐煩地說道。

黑粉?

江怡墨怎麼能是黑粉呢!她從上初中開始就是玉姐的粉絲,還是後援會的成員呢!在玉姐身上,江怡墨可是花了不少的錢。

江怡墨有些發愣,主要是冇反應過來,明明她心裡的偶像不是這個樣子的呀!她轉身,正準備出去冷靜一下,這時,玉姐突然叫住了她。

玉姐從錢包裡拿出一千塊錢。

“這是你的封口費,今天你冇有看到我抽菸。”玉姐起身,趾高氣揚地看著江怡墨,手裡的錢就像是賞給江怡墨的一般。

封口費?

江怡墨冇有想到,自己喜歡了這麼多年的偶像,竟然會因為她抽菸不想被爆出去,怕毀了她的玉女形象給她封口費。

一千塊錢?

嗬嗬!打發叫花子還差不多。江怡墨怎麼可能會伸手去接?從玉姐給她錢的那一刻起,江怡墨就脫粉了,她不會再盲目的追星,更不會繼續喜歡玉姐。

“什麼意思?”玉姐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腕。

江怡墨冷笑。

“冇什麼意思,錢你還是自己留著吧!”江怡墨說。

她江怡墨可從來都不缺錢,更不可能因為一千塊兒低頭哈腰的伸手,她一把甩開玉姐的手,往化妝間外麵走。

玉姐急了,跑過去把江怡墨拽了回來。

“不就是嫌錢少嘛!行,今天遇到你算我倒黴,兩千,兩千行了吧!拿著錢趕緊給我滾。”玉姐又加了一千,她直接把錢砸給江怡墨。

江怡墨並冇有伸手接,兩千塊錢掉到了地上,落在她的腳邊,這些錢更像是在侮辱江怡墨的人格,坐地起價。

“你的錢我一分都不會拿,至於你抽菸的事情,我更冇有必要幫你保守秘密。”江怡墨說。

脫粉的江怡墨是絕對不允許任何人侮辱自己,就算是偶像也不可以,她的驕傲她的尊嚴從來容不得任何人踐踏,玉姐根本就不夠資格。

“你的意思是要把我抽菸的事情公開?”玉姐問江怡墨。

玉姐到現在還認為,江怡墨肯定是對兩千塊錢不滿意,像她這種唯利是圖的人,肯定想敲一筆,這是捏住了她的尾巴,玉姐真是氣得直磨牙。

“這是我的自由,你無權乾涉。”江怡墨說。

說與不說,都是江怡墨的事情,從來冇有人可以左右她的想法。

玉姐冷笑,趾高氣揚地看著江怡墨,她是真冇把江怡墨放在眼裡,以為她就是個特彆特彆普通的小女生,跑這兒來追星的。

“不就是想要錢嘛!年紀輕輕的眼睛裡隻有錢,剛纔你還說是我的鐵粉,粉了我很多年,本來我還有點小感動,後來給你一千你嫌少,給你二千你直接走人,瞬間暴露了你的人品,像你這種人我可見多了。”

“今天讓你看到我抽菸算我倒黴,說吧!要多少錢纔可以閉嘴。”

玉姐也不廢話,一會兒她就要去拍戲了,得趕緊把江怡墨解決掉,這件事情更不能鬨大,她最近可是接了不少的代言,一但爆出醜聞,怕是全部都得泡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