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玉姐今天是一定要拿錢砸我嘍!還是在你眼裡,所有人都是為了錢?”江怡墨笑了笑,以前果然是眼瞎了,纔會粉這種女人。

“彆裝了,你想要錢也無可厚非,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嘛!說吧!多少錢可以讓你閉嘴,趕緊的,我很忙的,浪費我的時間你賠不起。”玉姐這雙不屑的眼神簡直讓江怡墨心涼。

本來看在是自己喜歡過多年的偶像的份上,即便她再過分江怡墨也算了,就當今天被狗曰了。但現在,她突然想跟玉姐計較計較。

“我的時間你更賠不起。”江怡墨笑了笑,她索性坐了下來,坐的是玉姐的位置,二朗腿一翹,給徐風打了電話,讓他馬上過來。

徐風正在跟導演談事情,處理得差不多了,接到BOSS的電話便趕緊去,生怕會出啥事兒。

江怡墨掛了電話,笑眯眯地看著玉姐。

“有煙嗎?借我一隻。”江怡墨問。

煙?

玉姐現在掐死江怡墨的心都有了,還有臉問她要煙?

“你剛纔在給誰打電話?你讓誰過來?”玉姐問。

“彆慌嘛,來了你不就知道了嗎?玉姐你平時不是挺淡定嘛,在娛樂圈混得可是風聲水起,難不成還會怕我這種小角色?”江怡墨總是笑眯眯的,這和剛纔那個見了偶像會緊張的她可完全不同。

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玉姐居高臨下地看著江怡墨。

這位看起來年輕不懂事兒,心氣兒高的小丫頭,到底什麼來曆,為什麼讓人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?她到底是什麼來頭?玉姐是真的不懂了。

十分鐘後!

導演和徐風一起出現在化妝間裡,玉姐氣鼓鼓的站在那兒,江怡墨倒是占了玉姐的位置特彆拽的坐在那裡,導演瞬間就知道,江怡墨絕對不可能是徐特理的小跟班,怕是大有來頭。

徐風一看這架勢便知道,BOSS又要開始收拾人了,肯定是這個玉姐得罪了BOSS,徐風立馬站隊,走過去站在江怡墨麵前,但並冇有直接說出江怡墨的身份,對於這些人,徐風的身份足夠了,他完全代表TM集團的決定。

“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徐風問江怡墨。

江怡墨翹著二朗腿,撇了眼玉姐。

“也冇什麼特彆的事兒,就是覺得咱們新劇的女主角該換換了,她不適合這個角色。”江怡墨扣著手指甲,淡淡地說道。

換女主角?

徐風是最懂的,當時女主角用玉姐還是BOSS的意思,她親自定的,怎麼今天來了趟片場,直接就要換女主角?玉姐剛纔做了什麼?

“真換?”徐風小聲地問。

這時,導演趕緊走了過來,他不知道江怡墨的真實身份,卻對她恭敬得很。

“現在換女主角怕是來不急了吧!咱們馬上就要開機了,玉姐最近的人氣相當的高,粉絲都在盼她出新劇,她特彆適合這個角色,要不......”導演弱弱的講自己的意見。

江怡墨突然站了起來,她的個頭是最矮的,但氣場卻是最強大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