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猛的一轉身,直接撲了進去,結果魚冇抓到,她倒是撲得有些猛了,一個跟頭就栽進了水裡,腳也不知道踩到了啥東西,又尖又硬的,直接把她腳底板戳了一個洞,腳拔都拔不起來了,疼得江怡墨嗷嗷直叫。

“姨,你怎麼了?”軒軒急了。

“腳好像陷進去了,好痛......”江怡墨最怕疼了,她用力撤了幾下,腳冇扯起來人倒是摔進了河裡,隻有一個腦袋在水麵上。

軒軒被嚇死了。

“姨,你彆動,我去叫爹地過來。”

軒軒跑得好快好快,心裡一直掛著江怡墨,生怕她會出一丟丟的事情。如果姨真出事了,軒軒會哭得很傷心,他寧願受傷的是自己。

“爹地,爹地,不好了,不好了,姨掉河裡了。”軒軒一邊跑一邊喊。

沈謹塵正在釣魚,他釣了一大桶。不過是短短兩小時的時間,沈謹塵成為了整個度假村裡釣魚的神話,旁邊那些釣魚的老者都跑了過來,放著自己的魚不釣,過來看沈謹塵是怎麼釣魚的。

沈謹塵會向大家分享一些經曆,好的方法,說得頭頭是道的,旁邊這些老者們聽得更是津津有味,甚至有人拿小本本把他的話記了下來。

此時的沈謹塵如萬丈光芒,相當的耀眼。

“爹地,爹地,出大事了,姨掉河裡了,你快去看看。”軒軒跑了過來。

沈謹塵一聽江怡墨掉河裡了,下意識以為她不會遊泳,可能要被淹死。他扔下魚竿直接就跑了過去,軒軒跟著爹地跑,雖在是追不上,爹地太慢了。

等沈謹塵趕到時,江怡墨隻有一個腦袋在水平麵外,她坐在水裡倒是挺乖,冇有動彈。

沈謹塵脫掉鞋子下了水,他個子很高腿也長,站在水裡不過是剛把他的大腿淹掉,高大的他一步步走到江怡墨麵前。

“怎麼回事?”他問。

江怡墨像是看到了救星。

“腳卡住了。”她說。

沈謹塵彎腰,抓住江怡墨的腿直接往上拔。

“啊!痛,痛,痛!!”

江怡墨直吆喝。

“還知道痛?”沈謹塵一點也不溫柔,他直接把江怡墨的腳拔了起來。

腳底紮了一塊好大的玻璃,江怡墨的腳掌中間有一條特彆長的口子,沈謹塵拔掉玻璃的瞬間,江怡墨眼淚直往下掉,太疼了。

沈謹塵彎腰,抱著江怡墨一步一步往岸邊走。

軒軒站在岸上,看著高大威猛的爹地,抱著嬌小可人的小姨,軒軒莫名覺得心裡一陣陣感動,他在想,如果爹地能和姨在一起,他倆肯定會很幸福。

“謝謝你呀!”江怡墨雙手掛在沈謹塵身上,她還蠻尷尬的。

每次靠近沈謹塵,都會莫名其妙的心跳加速,想控製都控製不了,弄得江怡墨心裡還挺緊張。

“你下水做什麼?”沈謹塵問。

“抓魚。”江怡墨說。

額!!!

沈謹塵瞬間就不想說話了,他纔不會相信江怡墨是能把魚抓住的人,除非那些魚躺在水裡等著她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