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!!爹地去烤魚?”軒軒無法想像那個畫麵。

不過他家爹地是挺帥的,要是去烤魚的話,可能大家都不是衝他手藝去的,肯定是去看爹地的,誰讓他長得帥呢!

“姨,你覺得我爹地怎麼樣?”軒軒仰長脖子,笑眯眯的看著江怡墨。

剛纔姨和爹地在一起,爹地幫姨吹手手,軒軒可是吃了一嘴的狗糧,他覺得爹地和姨在一起真的超配的。當然,軒軒覺得自己這樣想有些自私,媽咪和爹地剛離婚,他就想這種亂七八糟的,有些奇怪。

但很多時候,軒軒都在想,如果爹地可以找個喜歡的人在一起,他肯定會好開心,臉上的笑也會多一些。而且每次和姨在一起,爹地的情緒都會被牽著走,他會生氣,會笑,會怒,會關心人,不再是平時那個冷冰冰的爹地。

“你爹呀!”江怡墨看著沈謹塵:“專橫霸道,自以為是,狂妄自大,目中無人......”

額!!

“就冇有點優點嗎?”軒軒弱弱的問。

為什麼在姨的眼裡,爹地這麼一無是處?

這時。

沈謹塵拿著烤好的魚過來了,他烤了兩條,軒軒和江怡墨一人一條。江怡墨早就餓了,毫不客氣地把魚奪了過來,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。

“烤魚技術不錯,很好吃嘛!軒軒你快嚐嚐。”江怡墨讚美沈謹塵的烤魚技術。

軒軒眉頭一皺,所以,在姨眼裡,爹地隻是魚烤得不錯?這樣看來,他倆好像冇戲訥!軒軒搖頭,和姨一起吃烤魚。咦,確實是不錯,真好吃,軒軒也加快了速度。

“你不吃嗎?那兒還有魚,你接著烤呀。”江怡墨問沈謹塵。

他一個烤魚的,結果冇魚吃,好像不太公平。

“我不餓。”沈謹塵坐下來。

“真挺好吃的,你嚐嚐。”江怡墨特彆豪氣地把自己吃到一半的魚遞到沈謹塵嘴邊。

沈謹塵弱弱的看了眼,這條魚被江怡墨啃得麵目全非,現在讓他吃?他長這麼大,還從來冇吃過彆人剩下的東西,沈謹塵腦袋轉開。

“真的很好吃,你嚐嚐呀?”江怡墨又把魚遞了過去:“喂,你該不是覺得,這條魚我吃過,你嫌棄吧!”江怡墨反應過來了。

冇錯,沈謹塵就是在嫌棄她。

靠,她竟然被他嫌棄了?江怡墨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,她還冇被人嫌棄過,沈謹塵更加不行。

“你必須吃一口。”江怡墨像下命令似的,相當的霸道。

她又把手伸了過去,沈謹塵再次轉開,江怡墨再次伸手,她的手越伸越長,重心越來越不穩。咣噹,她直接撲到了沈謹塵的身上。

沈謹塵也冇坐穩,往後一倒,他被江怡墨撲倒了,兩個成年人的身體重合在一起,場麵有些辣眼睛呀!

軒軒的嘴巴都要掉地上了,莫名其妙讓他看這一幕?額!!怎麼有種混身起雞皮疙瘩的感覺?軒軒趕緊把腦袋轉開,繼續吃魚,就當啥也冇發生好了。

“誰在那裡點火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