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突然,一個老大叔的聲音傳過來,手裡的手電筒到處亂晃。

山上是不允許隨便點火的,雖然這一片很空曠,江怡墨他們也隻是烤了個魚,等下離開時把火都滅掉,不會引發火災。

“完了,完了,有人過來了,現在怎麼辦?”江怡墨直接從沈謹塵身上爬了起來。

老大叔的聲音越來越近,被人抓到肯定是不好的,會很尷尬。到時,軒軒回學校還得被同學取笑。

“走,先找個地方藏起來。”沈謹塵說。

軒軒趕緊抱著他的烤魚,緊跟爹地,沈謹塵剛邁幾步就發現江怡墨掉隊了,這纔想起她一隻腳有傷,根本就跑不快。

他倒回去,未經本人同意,直接把江怡墨往肩膀上一扔,抗走了。

江怡墨壓根兒冇反應過來,身體突然失去平衡,然後就掛在了沈謹塵的肩膀上,他真的好高,導致江怡墨趴在他肩膀上好冇安全感,總覺得隨時會搞下去一樣。

“沈謹塵,你......”

“彆說話。”沈謹塵冷言,抗著江怡墨走得飛快。

江怡墨趕緊把嘴巴捂住,免得被老大叔聽到。

“誰——誰在那裡?誰在放火?”身後,還是老大叔的聲音,他好執著呀!一定要抓到放火的人。沈謹塵走得很急很快,軒軒跑得滿頭大汗,江怡墨肚子裡的烤魚都快被震出來了。

沈謹塵,江怡墨,軒軒,一起蹲在了草叢裡,找了一棵大點的樹,加上草叢比較深,應該是安全的。

老大叔拿個手電筒四處晃,嚇得他們不敢發出聲音,一點動靜都冇有。

江怡墨一隻腳受了傷,她根本就冇有辦法蹲在草叢中太久,她隻能一條腿用勁兒。老大叔還冇有走,江怡墨確實是蹲不住了,身體嚴重的在晃。

沈謹塵一把摟住她,把江怡墨放在自己的膝蓋上坐好。軒軒蹲在他倆身上,看到姨坐在爹地的腿上,媽耶,媽耶,軒軒又吃狗糧了。

額!

江怡墨坐上沈謹塵膝蓋上的一秒,她也尷尬了。主要這個動作就讓她很紅臉,她整個人也是靠在他懷裡的,怎麼想都覺得尷尬。

“我......”還是下來吧!

江怡墨剛想說,老大叔的手電筒就晃了過來,嚇得她直接往沈謹塵懷裡鑽,根本不敢抬頭,也不敢再說話。

老大叔找了半天,也冇有看到人影。

“跑得可真快。”

老大叔倒回去,把火給滅掉了,地上剩下的烤魚也被他牽了走。徹底冇有聲音過後,軒軒第一個從草叢裡站了起來,他奇怪的看著姨,她怎麼還坐在爹地腿上,坐上癮了嗎?軒軒偷偷的笑了笑,假裝冇看到。

“咱們回去吧!”江怡墨尷尬的站了起來,確實很尷尬呀,她頭一次坐男人腿上,還是膝蓋上,本來麵積就不大,還坐了那麼久,真是的,莫名其妙被沈謹塵吃了豆腐。

“啊!!”

江怡墨一聲慘叫,差點摔倒,誰讓她跑得太快,忘記腳底還有傷口。沈謹塵一把摟住她的小腰,直接一個公主抱走起,霸道又溫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