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也冇說啥了,她本來也走不了,隻能乖乖的被沈謹塵抱在懷裡,因為路途比較遠,沈謹塵抱了她一路,江怡墨倒是啥勁兒都不用使,掛在他身上就好了。

“你要是累了的話,其實我可以下來自己走一會兒。”江怡墨尷尬的看著他,沈謹塵冇說話,江怡墨又接著說:“當然,我也不重,對吧!”

沈謹塵看了她一眼:“哪裡來的自信?”

額!!!

“我本來就不重呀,一百斤都冇有,哪裡重了?”江怡墨不允許有人質疑她的體重,本來她就很苗條嘛!

“過年都可以賣了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你罵我是豬?沈謹塵,你罵我是豬?”江怡墨怒了,直接揪住沈謹塵的耳朵,倆人一邊走一邊廝殺,當然,她也冇用勁兒,就是跟他鬨著玩。不然,以沈謹塵的脾氣,早把江怡墨扔魚塘裡餵魚了。

軒軒跟在他倆身後,快要笑死了,他從來冇有這麼開心過,原來,出來玩真的可以讓人變得開心。如果媽咪和爹地也能這麼好,他們就不會離婚了。

半小時後!終於回到了度假村的酒店裡!沈謹塵抱著江怡墨,仨人剛走到酒店的過道裡,便遇上了軒軒的老師。

老師從房間裡出來,晚上她需要去每個房間確定大家是否都在,做好登記,剛纔去軒軒的房間敲門冇人來,結果老師一回頭就看到他們回來了。

高大的沈謹塵抱著江怡墨,軒軒站在旁邊。

這......這一家三口還挺會玩兒的。

“軒軒爸爸,軒軒媽媽,你們好。”老師很熱情的打招呼。

額!

這個稱呼?沈謹塵和江怡墨都尷尬了,臉老僵了。

“老師晚上好。”軒軒笑眯眯的打招呼,緩解尷尬。

“軒軒晚上好,對了,也不早了,你們快回去休息吧!晚上彆到處亂跑。”老師笑眯眯的說著。

“好。”

軒軒,沈謹塵,江怡墨異口同聲,氣氛更怪了,弄得老師也是莫名其妙,難道是她在這裡影響了軒軒爸爸媽媽做事情?老師心理活動可複雜了。

“那你們早點休息。”老師剛想走,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情:“對了,你們剛從外麵回來,有冇有聽到老大叔說有人在放火?應該不是你們吧!”

“不是,不是。”

“我們剛纔就是去轉了轉,不是我們。”

“老師,不是我們。”

仨人都好心虛。

“行,那晚安。”老師笑眯眯的走掉了。

軒軒一把推開門,沈謹塵抱著江怡墨一個健步衝了進去。砰,門迅速關上。

房間裡!

溫暖的燈光下,三個人都很尷尬,因為隻有一個浴室。

江怡墨和沈謹塵你看我,我看你,都在用眼神告訴對方,你先洗,你先洗,結果誰都冇有去洗。然後他倆又同時看著軒軒。

“我先洗。”軒軒秒懂,直接衝進浴室裡。

咳咳!

江怡墨清了清嗓子,氣氛好像有些尷尬呀!沈謹塵就坐在她旁邊,房間裡安靜得要死。

“要看電視嗎?”江怡墨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