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軒軒真的很溫暖,他塗藥的動作超輕的,江怡墨真冇啥疼痛感。沈謹塵洗完澡在浴室裡待了很久,他怕自己出去看到江怡墨冇穿衣服會尷尬。

足足在浴室裡待了一個小時有餘。

江怡墨早就塗完藥了。

“你爹地洗這麼久不會脫皮嗎?”江怡墨看著浴室。

“爹地向來愛乾淨。”軒軒說。

“咱們不管他,快睡覺,明天還有活動呢!姨弄成這個樣子,隻能給你們加油了。”江怡墨挺遺憾的。

“姨,你彆難過,這次你能來我就特彆的開心,就像是和媽媽在一起一樣。”軒軒說。

媽媽?

這個稱呼,是江怡墨做夢都想擁有的。她嘴巴張了張,特想告訴軒軒,她就是媽媽呀,如果軒軒願意的話,他現在就可以叫媽媽。

“快睡吧!”江怡墨摟著軒軒,到嘴的話還是收了回去。

軒軒靠在江怡墨懷裡,真的有媽媽的感覺,很溫暖。

“姨,你真好,軒軒喜歡你。”軒軒說。

“快睡吧,彆說話了。”江怡墨摟著軒軒。

軒軒很快就睡著了,江怡墨身上的傷有些疼,她睡不著,隻能躺在床上。

砰!

浴室的門打開了。

高大的身影從浴室裡走了出來,江怡墨聽到聲音立馬條件反射的把頭轉了過去。沈謹塵站在浴室門口,浴室裡的熱氣洶湧的往外冒,把高大的他圍著,就好像他是從仙境裡走出來的仙人一樣,帥得好不真實。

頭髮濕濕的,剛纔肯定洗過頭。他的手指特彆隨意的舉起,穿過發間,腦袋輕輕一甩,頭髮上的水珠四處飛濺,就像在拍洗髮水廣告一樣。

睡衣是低領的,結實的胸肌若隱若現,我滴個媽耶,江怡墨都快停止呼吸了,沈謹塵要不要這麼過分?

沈謹塵步伐穩健的走過來,站在床頭,居高臨下地看著江怡墨,頭髮上的水往下落,滴在江怡墨的有上,心口。嚇得她混身一緊,趕緊把被子往下拉。

“你不去吹頭髮,站這做什麼?”江怡墨說話都開始口吃了。

沈謹塵彎腰,手伸了過去。腰壓得有些低,他的側臉從江怡墨的臉上擦過去。媽耶,這是不是過分了些?他要乾嘛?嚇得江怡墨混身都在緊張,感覺都快不能呼吸了。

沈謹塵的手拽住被子,往上扯了扯。

額!

江怡墨這才知道,原來他是在幫軒軒蓋被子呀,害得她白緊張了。沈謹塵去吹頭髮了,江怡墨以閃電般的速度下床,去把沈謹塵的被子扔在地板上。

等沈謹塵回來,發現被子在地上,再看看心虛的江怡墨瞬間明白了,這是讓他打地鋪的意思。沈謹塵抱著被子往床邊走。高大的身影一步步走過來,江怡墨又緊張了。

“你乾嘛?”江怡墨趕緊在床上擺個大字:“我警告你,這張床已經睡不下了,你今天晚上必須睡地上,不許打床的主意。”

沈謹塵站在床頭,看了江怡墨幾秒,他無奈地搖頭,弄得好像他真要去擠那張床一樣,他隻是想在床邊打地鋪,不想睡太遠而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