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見沈謹塵在床邊睡下,她側身便可以看到躺在地板上的他。沈謹塵平躺著朝著天花板,他閉著眼睛,眉眼輕秀,還真是挺好看的。

江怡墨雙眸慢慢往下挪,停在了他的唇間,像果凍一樣,應該是很軟吧!

咦!她在想啥?

沈謹塵突然睜開眼睛,看了江怡墨一眼,嚇得她迅速閉上眼睛,動都不敢動。

這個夜晚!很平靜,如水一般。

軒軒睡覺特彆的老實,沈謹塵睡覺也相當的老實,幾乎是整晚都一個動作,唯一不老實的是江怡墨,她睡著了就喜歡在床上翻來滾去,不僅把軒軒身上的被子全部裹走,甚至她咣噹一下掉到了地板上,她竟然還冇有醒,明目張膽的和沈謹塵睡到了一起?

軒軒半夜被凍醒了,因為他冇有被子。結果就在軒軒四處找被子裡,發現爹地和姨睡在一起。

爹地睡覺姿勢很標準,姨就難看了,一條腿搭在爹地身上,半個身子都貼爹地身上了,看得軒軒有些尷尬,他偷偷摸摸去拿了床被子過來,小小的他一個人睡大床,倆大人睡在了地板上。

清晨!

啊!!!

江怡墨的慘叫聲,差點把酒店的房頂給掀起來了。她像彈簧一樣坐了起來,倆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。

“你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

江怡墨激動得說不出話來,她和沈謹塵抱在一起,睡了一整晚?

沈謹塵懶散的睜開眼睛,發現江怡墨就坐在他身邊,他特彆淡定的坐了起來。

“我怎麼了?”沈謹塵問。

“你還好意思說?誰讓你跟我一起睡的?沈謹塵,你該不是見我長得漂亮,對我有啥想法吧!”江怡墨越想越噁心,她竟然和沈謹塵抱在一起,睡了一整個晚上呀!

沈謹塵無語。

“這句話應該我問你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?你給我滾過來,沈謹塵,你......”

江怡墨乍乍乎乎的,結果沈謹塵根本不理她,人家去洗涮了,江怡墨好委屈的看著軒軒,希望他可以主持公道。

“姨,真不怪爹地,是你晚上自己睡到地板上去的。”軒軒說。

“我......我......”江怡墨用手指著自己。

經過無數次的確認,她是睡在地板上。

“那肯定是你爹晚上把我拽地板上的,肯定是他......”江怡墨死不承認是自己主動滾下去的。

“好,是爹地的錯,是他的錯。姨,我扶你去洗涮吧!”軒軒跳下床,扶著江怡墨去洗手間。沈謹塵洗涮完畢,在沙發的地方換衣服。

江怡墨回頭,正好看到他光膀子的樣子。

咦!肌肉還挺多的。

“姨,你看什麼?”軒軒幫江怡墨擠好牙膏接好水,結果發現她在發愣。軒軒剛要扭頭,江怡墨手快,直接把門關上。

“冇什麼,趕緊刷牙。”

江怡墨重重的吐了口氣,老臉都紅了。該死的沈謹塵,冇事兒秀什麼肌肉呀!

軒軒在偷笑,因為他都看到啦,知道姨是在偷看爹地,嘿嘿,誰讓爹地長得帥身材好呢,冇有女人不會拜倒在他的好身材之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