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笑什麼?”江怡墨問軒軒。

“冇,冇,冇什麼。”軒軒搖頭,假裝不知道。

洗涮完畢後,仨人一起走了出去,氣場,顏值都有了,一起來參加活動的家庭就他們仨顏值最高,匹配度最強,簡直絕殺呀!

用餐結束後!

所有家長,小朋友,老師都在度假村的院子裡麵集合,院子很大,足夠容納所有人。領隊的老師是軒軒的老師,她站在最前麵介紹了接下來的活動。

劃船比賽,一家三口都必須參加,一共有十隻小船,每十個家庭組成一個小隊,然後從起點一起劃到對岸再劃回來,獲得第一名的會有榮譽稱號,最默契家庭獎,還有小獎品呢!

“怎麼辦?我腳傷了冇辦法劃,老師說一家三口必須參加?”江怡墨看著軒軒和沈謹塵,這次是她拖後腿了。

一家三口?

這幾個字很紮眼,沈謹塵聽進去了。

“沒關係呀,比賽的時候姨就坐在船上,劃船交給我和爹地。”軒軒拍著胸脯保證,像個小小男子漢。

“能行嗎?這樣的話不是就更慢了?咱們可是奔著第一名去的。”江怡墨的好勝心又在做怪了。

軒軒卻笑了,笑得好開森。

“我們一定可以拿最默契家庭獎,爹地,你說對嗎?”軒軒看著爹地,他覺得,隻要有爹地在,肯定冇有問題,他是萬能的爹地。

“爹地,我們一定可以的,你說呢?”軒軒看著爹地,他需要鼓勵。

“用實力證明自己,嗯?”沈謹塵好嚴肅。

他不喜歡說大話,喜歡用實話去證明自己的實力,比在這裡空口說白話要強太多了。

比賽開始!

軒軒他們是第五組,現在先在岸邊瞧著。家長們的實力都不強,大多數人都是抱著玩一玩的心態,玩開心就成了,也有不少的人是真的在拚命,但整體的都冇啥實力。

前麵四組的人全部比賽結束了,有幾個家庭是特彆厲害的,看樣子有得一拚。

“姨,緊張嗎?”軒軒緊張得手心冒汗。

“我不緊張。”江怡墨笑眯眯地說,她又劃不了,隻能坐在船裡看風景,有啥好緊張的。

“那我也不緊張。”軒軒搖頭,他回頭看了看爹地,正想說話呢,爹地已經上船了。軒軒拉著江怡墨,倆人一起上船。

“啊!!”江怡墨頭一次坐船:“天哪,這麼晃呀!咱們會不會掉水裡去?”

江怡墨直接蹲在床裡,兩隻手緊緊的抓住船的邊緣,像隻小可憐。

沈謹塵和軒軒分彆站在她兩旁,老師吹哨子後,大家的船都飛了出去。尤其是沈謹塵,他直接贏在了起跑線上,速度好快呀,像坐飛機一樣。江怡墨嚇得抱住沈謹塵的雙腿,此時的江怡墨相當的慫。

“這還有懸念嗎?”江怡墨望著沈謹塵:“喂,你怎麼會劃船的?到底還有什麼是你不會的?”

江怡墨真的特彆好奇,沈謹塵真是無所不能呀!昨天釣了一桶的魚,今天劃船也這麼快,廚藝還好,又會打架,生意做得也棒,長得還帥,他是啥做的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