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謹塵低頭,一臉嫌棄的看著江怡墨:“手鬆開。”他的褲子快被她拽掉了。

“不行,萬一我掉河裡怎麼辦?誰讓你劃這麼快呀!”江怡墨抱死沈謹塵的腿不鬆開,搞得他根本不好發揮,不是本身能力強,怕是早就被江怡墨給害死了。

岸邊!全是加油打氣,呐喊的聲音。尤其是曾經欺負過軒軒的那個小胖子,現在成了軒軒的小迷弟,手裡拿著小紅旗,搖呀喊呀,就他最賣力了。

此時,軒軒他們的船已經在回來的半路上,而其它人被他們甩了好久好久,全部都是沈謹塵的功勞。

“姨,你要來試試嗎?劃船特彆的好玩。”軒軒問江怡墨。

“算了,我不擅長這個。”江怡墨搖頭。

光是蹲在船裡,她都覺得晃得好厲害,更彆說是劃船了。

“沒關係的,你來試試嘛,反正咱們都快到終點了,冠軍肯定是我們的,你就來試試嘛,可能以後都冇有機會嘍!”軒軒說。

咦,好像也對哈!

江怡墨試著站了起來,接過軒軒手裡的船槳,她根本就不會,隻能學著沈謹塵的樣子,在那兒假模假樣的劃著,其實一點兒用都冇使著,全是沈謹塵的功勞。

咣噹!

船撞到了岸邊,他們以絕對的優勢到達了終點。

撲通!

江怡墨被這一撞,整個人往後倒,直接掉進了河裡。

所有人都在歡呼呐喊的時候,江怡墨突然掉進河裡,大家都暴動起來,盯著江怡墨喊,有人落水了,有人落水了。

沈謹塵回頭,發現江怡墨不在船上,一個跟頭栽進了水裡,把江怡墨從水裡撈起來摟在懷裡,江怡墨喝了好多的水,嘴巴裡,鼻子裡,眼睛裡。

“怎麼樣?”沈謹塵問。

江怡墨被水嗆著了,一直在咳嗽,他摟住她往岸邊遊,把江怡墨帶上了岸。特彆溫柔的摟著她,用手在江怡墨背上拍,她咳嗽了好久。

等江怡墨冇那麼咳後,兩隻小拳頭開始往沈謹塵胸口砸。

“你搞什麼?就不能不劃那麼快嗎?要不是你最後撞那一下,我怎麼會掉水裡?都怪你,都怪你,都怪你。”江怡墨把沈謹塵當出氣筒了。

隻是她這些小動作被所有人看在眼裡,打情罵俏,要不要這個樣子?家長們簡直不敢看,紛紛捂住自家孩子的眼睛,生怕跟著學壞,老師低頭微笑。

奇怪,這倆人撒狗糧還挺甜的哈!軒軒在一邊看著姨,她拿小拳頭砸爹地胸口的樣子真的超可耐訥!沈謹塵站得筆直,有些尷尬,這個女人就不能自重點?難道不知道大家都瞧著?搞得他怪怪的,隻能輕輕咳嗽,以為江怡墨懂他的暗號,結果她砸得更厲害了。

比賽結束!

果然,江怡墨他們獲得了第一名,甩了後麵的人好幾條街,三人特彆驕傲的站在舞台上。沈謹塵站中央,江怡墨和軒軒以他為中間站在兩邊。

此時,軒軒心裡莫名有種驕傲的感覺,就好像他們真是一家人一樣,這是屬於他們的榮譽時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