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嗯,好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三人換裝成功,同時站在客廳裡麵,彆說,好像還挺配的哈!衣服顏色不錯,顯得皮膚很白,江怡墨身材也好,彆看她瘦是瘦,但該有肉的地方那可是一點都是含糊。

“姨,爹地,我們拍張合影可以嗎?”軒軒站在大人們麵前,主動提出來。

通過這次出遊,軒軒膽子好像變大了,他敢於提出問題,自己的想法,而不是像之前那樣,做任何事情都要考慮彆人,尤其是爹地的臉色,生怕他否認。

軒軒講完,場麵瞬間尷尬,因為沈謹塵像冰塊一樣坐在那裡,他冇有動。

“好呀,好呀,就當留個紀念。”

江怡墨雙手雙腳支援軒軒,她看出了軒軒的尷尬,必須得跳出來無條件的支援自己的寶貝兒子。江怡墨把她的手機放在茶機上立好,然後定好時。拉著軒軒一起坐在沙發上,既然沈謹塵不願意動,那就坐他身邊好了,反正他笑不笑的無所謂,照片裡有他就成,也算是滿足軒軒的小願意。

“茄子。”

江怡墨腦袋往沈謹塵這邊偏了偏,比了個剪刀手。軒軒腦袋也往爹地這裡偏,他倆都是以沈謹塵為中心的,隻有沈謹塵自己不用動,坐在那裡,雙手環抱,像大爺一樣。

“拍好了,軒軒,快過來看。”江怡墨和軒軒跑得好快,倆人趴在茶機上看剛纔的照片,她拍的是十連拍,所以一樣的動作會有十張。

“咦,看你爹,臉真臭,咱們可不欠他的。不過咱倆拍得還挺好看的哈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。

軒軒特彆喜歡這張照片,從小到大,軒軒從來冇有和爹地,媽咪一起合過影,他們都好忙,根本冇有親子時光。

“姨,你可以把照片發給我嗎?”軒軒趴在江怡墨耳邊,特小心的說。

軒軒也是有微信的人,他想永久儲存這張照片。

“好呀,當然冇有問題。”江怡墨直接發給了軒軒。

“姨,我去趟洗手間,然後咱們去院子裡打籃球好不好?剛纔看見院子裡有籃球場,應該是可以打的。”軒軒說。

“當然冇有問題,姨今天陪你好好玩。”江怡墨說。

咳咳!沈謹塵咳嗽了一聲,他好像有意見。

“你要想去就說唄!這樣,你說:求求你,讓我和你們一起去打球吧!我可以考慮帶上你喲!”江怡墨還神氣起來了。

嗬嗬!

沈謹塵冷笑:“當心某人的豬蹄子。”

額!!!

“沈謹塵,你又罵我?你一天不罵我會死嗎?”江怡墨氣炸了,直接走過去跪在沙發上,雙手掐沈謹塵的脖子,他倆分分鐘鬨騰起來,江怡墨都撲人家身上去了。

這畫麵......不太敢看。

“我去洗手間。”軒軒默默的轉身,感覺自己有些多餘。

洗手間裡。

軒軒坐在馬桶上也在看剛纔的照片,怎麼看都覺得好喜歡,兩隻小手手輕輕的撫著手機屏,真的太喜歡了。軒軒用剛纔的照片發了朋友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