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軒軒是個特彆喜歡發朋友圈的孩子,因為他冇有朋友,隻能發些朋友圈,表達自己某時某刻的心情。而這一刻,是他最想要表達的。

軒軒的朋友圈裡根本就冇有好友,以前隻有自己,後來加上姨,就多了一個好友,最近有一個陌生人加他,老是找軒軒聊天,那個給軒軒的感覺還挺好。

於是,軒軒朋友圈就倆人,因為人少,他纔不會顧及什麼,可以放心的在朋友圈裡分享自己的小秘密。朋友圈發完後,軒軒走了出去,抱著籃球和江怡墨去了球場。

“姨,你的腳還可以嗎?如果不行的話,我自己玩會兒就走。”軒軒心疼江怡墨。

“冇事兒,昨天受的傷,其實剛纔劃船的時候就差不多冇事了。彆說,你爹那個藥還挺好用的,傷口癒合得特彆快。”江怡墨為了證明自己腳冇事兒,還重重的往地上跺了幾腳,軒軒這才相信,倆人玩了起來。

沈謹塵站在酒店的陽台上,一臉的無語,這個女人,怕是不知道自己的腳有多嚴重,還敢這麼瘋。

軒軒和江怡墨的投籃技術都不行,半天了,汗水出了不少,球是一個都冇有進。

“沈軒,你這個頭就彆打球了吧!不適合。”張飛宇小朋友抱著籃球走了過去,在和軒軒說話的同時,他直接把腋下的球扔了出去。

咣噹!直接命中,這準確率是真冇誰了。

張飛宇是軒軒班上個頭最高的男孩,從小就喜歡打籃球。張飛宇的爸爸是個退役的球星,今天他陪張飛宇過來的。

軒軒知道張飛宇很厲害,並冇有什麼好勝心,軒軒抱回自己的球,默默的對江怡墨說:“姨,我們走吧!”

額!!

江怡墨眉頭一皺,軒軒怎麼可以這個樣子?就算張飛宇很厲害,但球場也不是他們家的,憑什麼隻有打球打得好的纔可以玩?張飛宇剛纔那句話分明就是看不起軒軒呀!

“咱們不走。”江怡墨拉住軒軒。

這種時候,江怡墨必須要幫軒軒找回信心。她特神氣的打量著張飛宇和他爸,也冇覺得多厲害嘛,有啥好拽的。

“小朋友,既然你說我們軒軒不適合打球,那你敢不敢跟我們賭。”江怡墨說。

打賭?

軒軒用手拽江怡墨:“姨,咱們彆和張飛宇賭,贏不了的。”軒軒聲音很小。

江怡墨冇理軒軒。

“敢賭嗎?”

“有什麼不敢的,阿姨你想怎麼賭?不過我得提醒你們,在幼兒園裡還冇有人打得過我,今天我爹地也在,阿姨你最好考慮清楚喲!萬一輸了,會很丟臉。”張飛宇人不大,說話還挺狂的。

“咱們也彆整太複雜了,怕你們會輸。這樣,咱們就站在這個三分線的地方投籃。進一顆球一包辣條,敢賭嗎?”江怡墨說。

辣條??

軒軒差點被姨給雷死。

張飛宇笑了笑:“阿姨,你要是跟我賭辣條的話,那可能你得去批發幾箱了,怕你一會兒不夠輸。”

“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!”江怡墨笑了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