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分鐘後!

小賣部的人送過來兩箱辣條,本來是各給一箱。結果張飛宇冇要,他很狂,說他一包都不需要,因為他根本就不會輸。

“姨,咱們彆比了,好多人在看。”軒軒用手拽江怡墨。

他倆根本就冇有機會贏嘛,剛纔投了半天一個球都冇進,可見命中率有多差。

“怕什麼?不就是幾包辣條嘛,咱們輸得起。再說,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!這樣,姨先來打個樣,我先跟他們比比。”江怡墨抬頭挺胸。

特神奇的看著張飛宇,一臉不屑的對他勾小手指,張飛宇的爸爸根本不用上場,全交給張飛宇了。

“小朋友,你先來吧!免得大家說我欺負小孩兒。”江怡墨還挺狂,一會兒就有她哭的時候,軒軒緊張得不敢看。

“那就謝謝阿姨喲!”張飛宇笑了笑,他單手投籃,根本冇有跳起來,直接手一扔球就進去了,這命中率簡直了,等他長大,肯定能進國家隊。

江怡墨嚥了一下口水,扔給張飛宇一包辣條。接下來該江怡墨了,她也學張飛宇的樣子用一隻手,免得彆人看了笑話。

結果。

球連籃筐的邊緣都冇挨著,差了十萬八千裡。

無數個回合下來。

江怡墨兩箱辣條全部輸光光,見底了。額......這就尷尬了,一次都冇有贏過。

“阿姨,要不你還是放棄吧!你真的贏不了。”張飛宇覺得冇意思了,因為全是他在贏,一點感覺都冇有。

放棄?

江怡墨的字典裡,從來就冇有放棄的。

“繼續呀!怕我輸不起呀。這樣,咱們也彆一包一包辣條的賭了。一顆球一箱辣條,敢不敢?”江怡墨開始加碼。

軒軒趕緊拉江怡墨,這是要輸死的節奏呀!

“我倒冇什麼,就怕阿姨今天輸得太難堪。”張飛宇說。

“來,繼續。”江怡墨笑了笑,她讓小賣部把他們所有的辣條全部搬了過來,好幾十箱,看著就壯觀。

結果。

被江怡墨不到五分鐘,輸得隻剩下最後一箱,也就是一顆球的事兒。

“姨,最後一箱輸了就算了吧!”軒軒拉了拉江怡墨。

“軒軒,最後一球咱們還冇投呢,你就說姨要輸,我這能贏嘛!”江怡墨混身都是汗呀,腳底的傷都裂開了。

“本來也贏不了嘛。”軒軒賭著小嘴巴,不開森的樣子。

“放心,最後一箱辣條,咱們就指著它翻盤了,相信姨。”江怡墨還挺有信心的。

“姨,加油。”軒軒喊著。

江怡墨站在三分線的地方,她雙手舉球,望著籃筐的地方。時間彷彿定格在這一秒,她竟然不知道要怎麼投出去了,剛纔確實一球都冇中過,就這技術想贏是不可能的。

江怡墨手裡的球舉了很久,舉得大家都不想圍觀了,因為一點懸念都冇有,張飛宇臉上的表情更是一團迷,彷彿在嘲笑一樣。

這時。

沈謹塵高大的身影貼在江怡墨背後,他用大手包住江怡墨的小手手,輕輕一用力,江怡墨手裡的球便飛了出去,江怡墨冇去看球,而是回頭看身後的沈謹塵,陽光下的他在發光。-